首页>> 历史军事>> 南宋大相公 >> 第五一零章 边城

第五一零章 边城(1 / 2)

作者:大苹果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淮河南岸,濠州边城。

春天的到来改变了边界之地被双方兵马来回践踏涂炭的苍凉景象,到处绿树婆娑新草满地。然而,春天的温暖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

自去年冬天以来,大宋淮西军兵马和金国边界神威军兵马摩擦不断。大年初一那天,金兵为了报复小站兵马被杀之事突入宋境,他们也有秘密的渡河地点,摸过了淮河在濠州境内大肆劫掠。原本正攒了些银子和物资过年的濠州百姓遭了殃,金兵抢了不少财物,杀了数十名回乡团圆的百姓。

大年初二,淮西军统制李显忠得知此事便亲自带着三百人过了河进行反报复。李显忠的人马袭击了位于虹县境内的五河小镇,将镇上驻守的一百八十名金兵和三十多名女真百姓杀了个精光,一把火将五和镇金兵兵营烧成了白地。

由此,双方的袭扰和报复不断,几乎每隔日便是一场厮杀,一直持续了数月尚未停息。虽然只是小的袭扰和遭遇战,但战斗的残酷一点也不亚于大战事。一样的血肉横飞断肠破肚,一样的狼牙棒砸脑门快刀子捅心脏。双方收割战利品的方式也几乎相同。金人喜欢割脑袋请功,大宋淮西军也割脑袋请功。往往一战之后,败的一方留下的都是无头的尸首,胜利的一方的马背上叮呤咣啷的挂着一串发髻结在一起的血糊糊的脑袋。有些死去的士兵尚未瞑目,于是便在碰撞中相互对视。有的还张着嘴巴,于是便在颠簸之中偶尔亲下嘴。就算生前是一个小队的战友,却也没有死后这么亲密过。

此时此刻,濠州街道上,一百多骑飞驰而过,马上的士兵大声的吆喝着,挥舞着手中的马鞭。马鞍上挂着的金兵首级还滴着血,沿着长街滴了一路。百姓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副场面,纷纷站在路旁鼓掌。

“哈哈哈,看来又是一场胜仗啊,又割了不少金人的狗头回来。真是大快人心啊。”

“是啊,最近老打胜仗。金兵来一次便死一次,算算这七八次战斗,咱们的兵马都杀了他们好几百了吧。淮西军衙前的旗杆上都挂满了,像是秋天结下的葡萄,一串串的。哈哈哈。”

“那是当然,李显忠将军亲自带队,淮西军本来底子就不弱,当初岳家军的底子,跟金狗打仗那还不手到擒来?以前那个张统制胆小如鼠,不敢跟金人作战。金人过河了,便知道让百姓回避躲藏,真是窝囊的很。李显忠将军当了淮西军统制之后,一切都变了。”

“这就要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金人这么不耐揍,过段时间怕便不敢过河了吧。教我看,趁机会干过去,打他一大仗。收复失地。”

“你想得倒是不错,可惜朝廷不敢。淮西军跟金人这么打,都是冒着风险的。搞不好朝廷便要降罪。你忘了当初岳元帅打到汴梁城南朱仙镇,金兵望风而逃,朝廷却下令退兵的事么?想想真是恨得牙痒痒啊。也不知那些坐朝廷的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老哥,你可莫说这些了,你这一说,我气喘的毛病被你勾起来了。一会我会气死。”

“得了,您和保重,我不说了便是。”

在百姓们热烈的议论之中,骑兵们飞驰而过,直奔军衙广场。到了广场上,领头的将军翻身下马,吩咐众人将首级挂在旗杆上,自己大步流星的进了大开的军衙大堂。堂上大案之后,李显忠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案后喝茶,见那将军走进来,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坐直了身子。

“马胜将军,回来了啊。今日如何?胜了还是败了?”李显忠大声问道。

那名叫马胜的将军大步走到军案前,伸手端起李显忠的茶盅咕咚咚仰脖子将一盅茶全部喝光,抹着胡子上的茶沫子笑道:“瞧您问的,败了我还能回来么?今日宰了四十三条金狗,兄弟们正在挂首级示众。嘿嘿,真是过瘾。我一个人杀了五个。这回我人头数够了吧,总可以生偏将了吧。”

李显忠哈哈大笑。站起身来亲自为他在斟了一杯茶道:“够了够了,明日便报上去。瞧你这觉悟,杀金狗是为了升官么?那是为了保护咱们淮西百姓的安全,保护我大宋江山社稷。下回可别把升官放嘴巴上了。”

“是是是,李统制教训的是。不过保家卫国和升官发财也两不耽误。我要升职还不是为了多些俸禄,似我等这般战场上厮杀的,保不准那天便没了脑袋。我老娘和老婆孩子可还得过日子。我死了,官阶高些,抚恤银子朝廷不也得多给些么?”马胜笑道。

李显忠本想呵斥几句,却又把话咽了回去。确实,边军对敌频繁,搞不好那天失手便没了。这几个月来,金狗杀了不少,自己的兵马也损失了两百多人,那可不是说大话便成的。

“罢了罢了,我明白你的想法。兄弟们怎样?有没有受伤的?金兵不是好多天没敢过河了么?今日怎地胆儿又肥了?脖根子又痒痒了,胆敢过河来了。”李显忠道。

马胜道:“说起来倒也奇怪,他们今日是追着一个人过河的。也不知是谁,从对面过河来了,人和马是泅渡过河的。一帮子金兵跟在后面追赶射箭,人都到了咱们这边了,还不依不饶的跟过来。咱们的哨卡看见之后发了警报,我们带人去的时候,那人正被一大群金兵围着厮杀。那人挺厉害的,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杀了七八个了。”

李显忠讶异道:“哦?有这回事?谁这么厉害?跟你们回来了么?”

马胜摇头道:“没有,我们带人赶去的时候厮杀起来,一队金狗被杀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都往回跑了。咱们有命令,逃过河去的也不追,便没再追赶。回头再看,那人却不见了。”

李显忠咂嘴道:“闹半天那个人是谁你们也不知道,从对面过来的,想必是往南逃的义士,能力抗一队金兵,武功很好啊。要是能吸收到咱们军中便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