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葬日(3/3)

第一百五十三章 葬日(3/3)(1 / 2)

作者:阎ZK

到了?就是这里?

赵离微微皱眉,站在巨兽背上,俯瞰着不知道有多巨大的深渊。

他心中止不住升起好奇。

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需要来到这种远离东澜景洲的深渊?还是从祖先上一代代传下来的目的,要求后人每十年就来这里一次,要留下人来看守。

难道说祖先葬在这儿?

赵离跳下了巨兽,手持长枪,在地面上就更加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有冰冷的寒风顺着深渊飞出来,让赵离有些不舒服地动了动身子,这种感觉让他想到自己刚刚来到了这个世界,被铁西部仍在一个洞窟里。

那个洞窟就不断往外吹这种风。

不过远远比不上这里的风这么厉害,却也敢号称是九幽的支路?

魏步平让车夫在这里等着,主动带路顺着深渊往一侧走去,赵离提着长枪,四处打量着,跟在后面,一路又走了约莫一刻的时间,赵离看到了一面巨大的石壁,上面用天乾的文字写着墓志铭。

在这石壁的下面,到插着一个石质的长棍,仿佛已经经过了许多年的岁月,那长棍灰扑扑半点都不显眼,已经有层层斑驳的脱落,魏惊雨道:

“爷爷,那就是咱们家先祖功绩的墓碑吗?”

魏步平微笑道:

“是啊,毕竟是老祖宗将我天乾的领地拓展到了西越平洲,这是他一生最得意的事情,最后也要在这里立碑文纪念。”

魏惊雨拍手笑道:“那是自然,我要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必也是最得意了,可是这里怎么有一根石棍?”

“是老祖宗他曾经用过的兵器吗?”

“这……书上倒没有写,只是要让我等无比谨慎对待这根石棍,不可以触碰,这是和十年祖训放在一起的。”

“这样啊……”

魏惊雨讪讪收回了原本打算试试拔起石棍的右手。

赵离走过,看到石棍的一侧刻着铭文,脚步微微一顿,俯下身来,微微诧异了一下,这根石棍上有着三行铭文,其中有两道他不认识,剩下的那一行倒是认得了,是九黎古代文字。

赵离无声呢喃。

“葬日?”

好大的口气。

他发现下面还有一小段细小的铭文,是九黎古文,其中的韵味和节律很难用这个时代的任何语言去还原,而且似乎风化的眼中,已经看不完整,更加难以分析。

还不等赵离仔细思考其中的含义,那边已经传来喊他的声音,赵离只得收回视线,快步追了上去,发现在森林中有一间不小的木屋,魏步平等人已经进去,魏惊雨站在门口,眉宇间有些不耐烦,在等他。

在魏惊雨的旁边还有一位女子,年纪不大,看上去至多是二十四五岁,穿着浅绿色的长裙,头发墨黑,双瞳是在阳光下显得透明纯粹的浅褐色,笑容安宁温和,予人舒适之感。

魏惊雨看到赵离过来,转头对那女子道:

“琦姐,走吧,不用在这里等着,真是的,老大一个人了,还能够走散。”

“还要别人喊你,等你,要是在外面,人间司的脸面都没有了……”

说着颇有些恼怒地走进屋子。

那女子则是略有抱歉微微俯身道歉,声音轻柔,道:

“魏惊雨小姐她是无心之言,尊下不要在意。”

赵离笑了笑,没有多说,心里想着这位姑娘就是之前在这里呆了十年半的人?怎么只有她一个人,难不成这十多年就她一个?一边想着,一边走进去,魏步平恰好起身往外走,冲他笑了笑,道:

“赵离你先和惊雨他们在这儿稍微等一下。”

“先祖之令,祭祀的事情只能当代家主亲自去……”

这么严密?看起来是很重要的事情,也难怪要十年一次……

赵离心里想着,还了一礼,魏步平又笑道:“你们可以试试琦儿的茶,她的茶艺那可是相当了得,当年还是风字密捕的时候,许多人专门为了喝到她的茶,也要来人间司闲坐,哈哈……”

女子微微笑了笑,道:“家主谬赞了。”

魏步平微笑摇了摇头,走了出去,赵离走进去,和另外两名青年,还有魏惊雨坐在一起,魏琦则是去沏茶,魏惊雨抱着自己的宝剑,有些百无聊赖,左右看了看,和魏琦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道:

“琦姐,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族姐在吗?怎么不见?”

“她去秘地守着了。”

“这样啊,琦姐,你们在这里待着呆了十年,不觉得闷吗?”

“当然不觉得……”魏琦将茶盏端上来,笑容温婉,道:

“会有森林中的猎人们偶尔路过,而且有的时候,还会发现特殊的事情,比如这里有一种很简单的神灵信仰,是最原始的天生神灵,所以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可能会见到那些天生神灵。”

魏惊雨双眸微亮,道:“天生神灵?”

“是啊……”魏琦轻声道:“但是这些是很危险的,他们的神魂哪怕不修行都远远在我们之上,能够压迫,干扰我们的魂魄,给我们制造幻象,让我们看到的,听到的,全部都是假的东西,操控我们的行为。”

“我有一次推门却怎么都推不开,使劲地挣扎。”

“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在深渊旁边,想要往里面走,是瑟姐死死拉着我,地面上已经被拖出来了两条痕迹;还有一次,我感觉到自己吃的是点心,结果碗里面全部都是枯草,落叶,还有蜘蛛。”

魏惊雨脸色有些不大好看,看了下自己的茶盏。

想要叫停,却发现魏琦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说个不停,双眼没有聚焦,声音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微弱。

“还有一次,我发现我自己把法器放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已经流了一地血,血都留在了祭祀的地方,把石碑都滴满了,还有一次,我是在割肉……”

“可是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买肉了。”

她双眼茫然无神,魏惊雨不知怎么觉得心里有些发寒。

魏琦声音微微停下,双目闭着,温和叹息道:

“抱歉,我有些失态了……”

“那段时间我的魂魄受到太多的干扰和影响了,如果不是瑟姐的话,我觉得我支撑不了那最后的几个月时间,面对那种神魂层次远远在自己之上的对手,一不小心就会被影响和操控……”

魏惊雨面色恢复了些血色,迟疑道:

“那可能是淫祀之所留下的影响吧,也有可能是左道修士。”

魏琦摇了摇头,道:“不,祂似乎是想要脱困而出,那种感觉,越到十年的最后,就越发强烈起来,也是我自己的心境修为不行,瑟姐就没有我这样的困扰,不会受到影响。”

“期限的最后一天,是瑟姐握着我的手,才让我支撑过来。”

魏惊雨有些屏住呼吸,最后才慢慢呼出来,觉得自己后背有些湿,安慰道:“都过去了。”

魏琦微笑宁静柔和,摩挲着杯盏,低着头,道:

“没有过去啊。”

“因为,今天是十年期限之后,第一百九十六天……”

在场数人只觉得手脚冰凉。

女子嗓音柔和。

“祂啊,已经被我放出来了。”

魏琦抬起头来,笑容柔和,眼睛深陷,瞳孔深处突然燃烧起来一片的赤红。

赤红吞噬了眼白,然后是眼黑。燃烧着的纹路在火焰一样的眼睛里面扭曲着。

周围那两个青年和魏惊雨一瞬惊变,手足无措,学习过的书本有类似的处理方式,却未能立刻反应过来,魏惊雨甚至于心里还下意识打算安抚眼前这个女子。

赵离却直接毫不犹豫,暴起,一脚将眼前的柔婉美人踹翻在地。

与此同时,撞开木椅,朝着后面暴退。

身形爆退的同时,右手中长枪猛地递出。

动作很狼狈。

枪,很稳。

刃口破空时候发出的尖锐鸣啸,天权余音暴起。

如同太古之人,敲击玉磬。

让其余人的视线变得清明,自方才对于魂魄施加的影响中挣扎出来。

天权真气和气血汹涌澎湃,身上十八条气脉,已经大成后的三十六个窍穴齐齐震颤,隐隐发出了一声凤鸣,枪锋气势再度暴涨,直接刺穿了那美好的脸庞。然后赵离身形一矮,转身,将长枪枪柄抗在肩膀上。

口中低吼,浑身暴起发力,坚韧的枪杆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圆弧。

枪锋凶猛咆哮着,猛然划过一道森白的圆弧。

魏琦面庞被撕扯大半,却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痛苦。

她双臂展开。

哗啦一声,火焰直接将她整个人燃烧起来,几乎是瞬间就化作了灰烬。

魏惊雨面色煞白:“这,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炸裂声音。

赵离脚步一变,持枪冲出屋子这个遮掩他视线,影响躲避的狭窄区间。

然后赤色的火光几乎将他的面庞都照亮。

根本看不到前去祭祀的魏步平在哪里,处处都是灼热的火焰升腾而起,到处都是轰隆隆的巨大盛运,伴随着石头自然升起,在火焰熔岩的影响作用之下,碰撞,嗡鸣,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仿佛山脉一样的生灵,顶天立地,昂首怒吼咆哮。

远古洪荒之气散发,整个天地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