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什么叫全员恶人啊(2/3)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什么叫全员恶人啊(2/3)(1 / 2)

作者:阎ZK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白泽精怪图前,一个个出身于世家的年轻人屏息凝神,全神贯注于白泽精怪图上,认真端详琢磨石壁上的异兽图案,期望能够有所收获。

三名实力在开窍境的长辈则都护持着自己家的晚辈。

整座宫殿的第三层一片寂静。

突然,一名陆家的子弟面色煞白,忍了数次,突然张口哇的一声喷出鲜血,萎靡倒地,陆莱抬手一挥,劲气凝聚成丝,将那名弟子从白泽精怪图前拉扯回来,自怀中取出丹药喂他服下。

一个时辰的时间,只是某个宽泛的估计而已。

从半个时辰开始,已经有人支撑不住白泽精怪图中神韵的冲击,甚至于被反噬受到了极大的内伤,整个人气息都降低了数成,也有人有所收获,或者从其中领悟了一门神通,或者隐隐和修行的功法对照,心中有所明悟。

坐在众多越家弟子中央的越云儿闭上双目。

周身窍穴之中,鼓荡起了一层一层灼热气浪,仿佛浪潮般汹涌不绝,几乎在她周围形成了一只双翅燃烧烈焰的异鸟虚影,虚空之中,突然传出清越长鸣,隐隐震荡左右。

陆昂身上也同样出现了一层厚重的土金色光芒。

方家一名少女身上,赤色流光汇聚,形成了五尾独角的斑斓花豹,喉中发出低沉咆哮。

方良玉稍松了口气,视线下意识又看向盘坐在一侧的赵离,心中越发觉得古怪起来——这个家伙既没有被灵韵所伤,又不曾有所领悟,身上的劲气都毫无波澜,坐在那里,几乎像是在发呆,根本没有和白泽精怪图有所感应。

莫非,他其实资质平平无奇,根本无法领悟?

就连最基础的,与法相图有所感应都做不到?是了……看他几次出手,都像是普通的功法,只是靠着蛮力,想来定然修行内气上没有天赋,往后连法相都无法开辟凝聚,也就只能在气脉境界逞逞威风。

等到元明修为达到开窍境,区区一个气脉境界的莽夫,反手即可镇压!

只是可惜元明不在……

否则的话,以他的天赋,一定能够在白泽精怪图上有所收获。

正在方良玉心中渐有些遗憾的时候,看到赵离站起身来,主动离开了白泽精怪图前面,心里微微一怔,难耐心中好奇,下意识凝神去听,听到了陆莱和赵离交谈——

“赵小兄弟怎么起来了?”

“我觉得有些头晕,嗯,看了这么久,眼睛都有些酸,是没有天赋了。”

“干脆就不勉强了。”

“……赵小兄弟不要气馁,这白泽精怪图,本就难以领悟。”

“哈哈,陆老也不用安慰我。”

“或许我就是没有这个天赋吧,男子汉大丈夫,要端得起放得下。”

“这……赵小兄弟豁达。”

方良玉听到赵离自嘲,心中放松,收回注意,第三层已经是秘境核心处宫殿最为高的地方,上面没有屋顶,而是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空缺,能够看到蓝色的天空,他仔细看光射入这里的角度,心中默默估计着时间。

差不多了……

他心中叹息着,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秘境中虚假的阳光,渐渐滋生出煞气——

在各家弟子领悟白泽精怪图的时候,作为长辈,都会为他们护法。

那个时候,精神是最为集中的,以便处理那些异常的事情,难以暗算成功,现在已经快要过去一个时辰,还在领悟白泽精怪图的人已经不多了,精神紧绷了足足一个时辰,在即将结束的时候,不可遏制会变得放松下来。

陆莱刚刚会开口和赵离讲话便是铁证。

他想着自己的未来,想着那些仿佛幻梦一样的画面,借助检查方家弟子状态作为掩饰,悄无声息地靠近陆莱,陆莱正在和陆昂轻声谈笑,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很好……

方良玉心中默默想着,感知着自己和陆莱之间的距离。

三丈……

一丈。

七尺。

正在这个时候,陆莱不知是和陆昂说了些什么话,抚须笑出声来,整体的戒备瞬间到了最为松懈的时候,方良玉眼瞳微微亮,杀机四溢,身子原本是向前俯身,检查弟子的状态,却陡然朝着后面爆射。

脚步踏足虚空,乘势旋转,背后一头狰狞长牙猛虎显化而出。

猛虎按爪低啸,庞大威势四下里扩散,那些没能够完成领悟的弟子尽数受到干扰,面色煞白,口中喷出鲜血倒地。

方良玉不管不顾,扑上前去,右手中握着一柄精钢折扇,上面闪烁灵光。

低吼声和猛虎的呼啸合在了一起,猛地点向陆莱背后要害——

杀招!

但是还不等他折扇落下,陆莱背后突然亮起层层叠叠金色光辉,如同铠甲,将这一招挡下,方良玉非但没能够暗算成功,那一股反震之力还令他手臂止不住发麻,一身法力都有被震散的趋势。

“神通?!”

方良玉瞳孔骤然收缩,听到陆莱叹息一声,道:“你果然是图谋不轨啊,方良玉。”心下一时绷紧,知道自己的计划暴露,正要施展身法后退,陆莱已经猛然转身,一掌裹挟庞大力量,重重印在了方良玉腰腹。

方良玉面色煞白,被这蓄力已久的一掌打得不受控制,朝后飞起。

下一刻,陆莱宽大袖口中滑出一柄逸散灵韵的匕首,猛地朝着前面一刺。

匕首直接刺入了方良玉腹部。

上面雕刻着的法咒逸散,化作了一门剑气神通,直接将方良玉捅了个对穿,金色剑气从方良玉的背后穿透出来,刺入了宫殿墙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

陆昂脸上浮现出放松神色。

可是下一刻,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再度响起——

陆莱脸上放松的神色陡然僵硬,低下头看着刺穿自己腹部的赤色长剑,旋即怒喝,袖袍震动,仿佛裹挟千层万层浪潮,朝着后面拍打而去,远处的赵离也猛然踏前,斜地里一柄长枪暴刺过来,直点暗算者的眉心。

对方本来还有些许不屑,感觉到丝丝寒意,改变了主意。

抽出长剑,退后数丈,避开了攻势,面带冷笑看着陆家众人。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呆住了。

本来是领悟白泽精怪图的大好机缘,可是怎么转眼之间,三家前辈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对着彼此出手,一下就有两人受了不轻的伤势,鲜血落在地板上,凝聚成了血泊。

陆莱咬着牙,看着那边突然出手的越家中年男子,咬牙道:

“越九?!”

越家二代弟子中排名第九的男子神色冷淡,伸手拭去剑锋上鲜血,道:

“天才地宝,有德者得之,为宝杀人,不也正常?”

“云儿,湖儿,速速结成战阵!”

越家众多弟子却没有如同他所说那样动手,迟疑茫然,越云儿突然用出一个手势,众多弟子下意识朝着后面退去,和越九拉开了距离,都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性情大变的长辈。

越云儿看着越九,手中双剑交错,冷静道:

“你不是九叔,你究竟是谁?”

越九似乎没有想到这一点,沉默下去。

陆莱服下丹药,声音有些微弱,道:“……果然,你不知道吗?越家越九,年少时是豪侠的性格,可以算是真正的正人君子,越九说出杀人夺宝的事情,连本家人都不会信。”

“而且,越家最出名的就是他们暗中联络的手法。”

“怎么可能会做出直接开口这么蠢的事情?!”

“行为大变,性情大变,你究竟是谁……不,你究竟是什么?!”

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眼中有些许寒意。

越九沉默了会儿,突然冷笑,伸手扣在了下巴上,猛然一拉,越九那张脸直接被撕了下来,露出一张泛着铁青色的面容,双眼幽深空洞,声音沙哑,道:“没有想到,人里面还有所谓的正人君子……可笑。”

“让我作呕。”

越云儿神色剧烈波动:“妖魔……”

“九叔在哪里?”

‘越九’冷笑了两声,将人皮面具扔在地上,漫不经心道:

“他的脸就在这里,你说他在哪里?”

“你!”

妖魔身形骤然变化,拉出残影,没有攻击越云儿等越家弟子,而是化作残影,扑杀向陆莱,他直接舍去了双剑,双手指甲长如匕首,泛着碧青色的光,连连攻向陆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