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六十四章 新的因果,可愿应下么?(大章)

第六十四章 新的因果,可愿应下么?(大章)(1 / 2)

作者:阎ZK

众人都没能听到那句话,唯独老人听到。

万青和那雍容女子好奇看向了下面的梅花海洋,看到穿着蓝白道袍的道人很快地离去了,看到那黑色的斗篷遮掩了他的身行,梅树的树枝微微晃动着,抖落了梅花,像是下雪。

万青看着那花海涌动,看到白色梅花起落,百里繁华蜿蜒流转,如同云烟,仿佛霞彩,一时有些失神,回过神来,想到了祖师一直持续了一万三千年的等候,想到了方才那种奇异的氛围,心中蓦地浮现出了一个让她不敢置信的猜测,转过头看向老人,道:

“祖师……”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瞳孔微微收缩,心中震撼,看着眼前一幕。

云海起落,老人脸颊滑落斑驳泪痕。

她闭上眼睛,微微一笑,然后冲着道人背影微微一礼。

转身走向了院落,走向那把剑,一步一步,步步生涟漪。

原本漫长岁月带来的皱纹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白皙,脚下步步生出莲花,梅花落在了她的银发上,又轻轻地滑落下来,唯独那双褐瞳孔不变,老人伸出手,接住了梅花,皓腕凝霜雪,她让那梅花落下,随意取下了木簪。

风吹而过,满头银丝散落下来。

伴随着落下这一过程,转为墨色。

她握着剑,转过头来。

万青看到前面女子眉心一点梅花痕,双鬓略有苍白,浅褐色的瞳孔干净,有些像是燃烧起来的炭,七步取剑,返老还童。万年岁月,在此刻,至少是于此刻退散,给予了她最后的宽容。

此刻所在,是曾经开创妙法谷一脉的云英仙人。

万青修为不高,还没能够反应过来,可是旁边暂时掌握妙法谷一脉事务的雍容女子却忍不住动容,心中悲恸,踉跄了两步,直接跪下,口中只是道了一句师祖,便忍不住哽咽,再说不出话来,潸然泪下。

万青这才明白过来。

修行之事,本就应顺应天地之时,先前老人本就是油尽灯枯之局,此刻却突然化作了这数千年前全盛时候的样貌,那定然是大限已至,回光返照,寿数将至的时候已经到了。

她想到自己从小便在老人身边长大,也不由得悲从心来,眼眶微红。

云英鬓边的发微微拂动着,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两个晚辈的头发,笑起来的时候,脸颊的一侧有梨涡,褐色的眸子弯起来,嗓音柔和,道:

“哭什么?”

“你们不喜我这容貌么?”

两女知道这位几乎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即将永逝,泪水潸然而下,说不出话,云英收回手来,看着山下妙法谷,看着那百里的梅花林,沉默了许久,温和道:“天地万物,生老病死,是自然之理,便如梅花开放凋零。”

“死不过如生一般,是必然经历的一环罢了。”

“你们都起来吧。”

此刻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妙法谷的中心处响起了钟声,传遍了整个妙法谷的范围,云英侧了侧眸子,道:“传道钟声,是我们妙法谷这一次的古代遗迹要开启了么?”

雍容女子收拾心境,低声应是。

云英笑了笑,道:“那你二人先去罢,既然是遍邀同道的事情,作为妙法谷,不应该失礼才是,待会儿若有时间,再过来陪我便是了,不妨的。”

万青道:“可是,祖师……”

“让我自己一人静一静罢。”

万青的声音止住,抬起袖口擦了擦眼泪,这才和那雍容女子行了一礼退下去,都驾驭霞光远去,似乎是吩咐了下去,在山下梅花林的众多大妖们也都离开了,这方圆百余里,似乎只剩了她自己,风吹而过,雨落如花。

云英定定看了许久那一株株手植的梅花。

转过身,回到了那小小的院落里。

将剑放在了刚刚的地方,看着这个院子,这是她记忆中最鲜明的地方了,又如同少年时一样,最后一次将院落洒扫,把落下来的梅花都扫成了一处,取下了棋盘上的落梅,小心放在了铁盒子里。

少年时,她会用沾染了棋盘雅气的梅花来做梅花糕。

是师父少数会吃的东西。

又煮茶,一如往日斟茶两盏。

云英觉得自己有些倦了,坐在了道人曾经坐的椅子上,仰着头,阳光透过梅花之间的缝隙,把斑驳的光点投落下来,这里有让人舒适的凉风,她定定坐着,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时候。

听到远处有仙乐起伏,想到那件事情应当也已经开始了,她伸出手,在石桌的下面轻轻动了动,伴随着咔的轻响声,取下了一个有些简陋的木质机关盒子,已经很旧了,棱角处被磨得光滑。

云英摸着那盒子,伸出手来,白皙手掌上,浮现出了一团氤氲之气,其中似乎有一团流动的星光,不断聚散,气息悠长,她也取出了一块锦缎布料,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并着这一团光,屈指一弹,如同星辰一般远去了。

云英带着一丝微笑,双眼微阖,气息渐渐地开始溢散。

荷塘当中,莲花渐渐地生长,蔓延身躯。

一尾尾龙鱼晃动着,涟漪密布,不曾散去。

旁边老梅树上,开出了新的花骨朵。

……………………

妙法谷传法大殿之外。

此处众多势力和妖王都在,或者凌空盘坐,或者负手而立,站在虚空,不知是有多少,其中不乏气息悠长磅礴,血脉苍古恐怖的存在,令周围的空气都不由得震颤,浮现涟漪,寻常的妖兽根本不敢靠近。

赵离戴着斗笠,倚靠着一颗老树。

心中唏嘘感慨,略有低沉,无论如何,是将这一次的因果结束了,可能不是云英心目中最期待的结果,更和那老怪原本的打算相去甚远,不过至少是划上了个句号。

这一段因果算是了结了啊。

那万年老怪和云英的……

赵离心中默默自语。

妙法谷的大道钟声不断回荡着,已经响动数次,赵离藏身于众多妖王当中,并不显眼,抬眸扫视左右,观察那些强大的妖王,在有些性情暴躁乖戾的妖王开始不快的时候,作为妙法谷当今管事的女子才姗姗来迟。

穿一身雍容宫装,气息悠长。

有接近法身级别的实力,是绝对有望成仙的高人。

见到其出现,众多妖王这才安分下来。

之后自是一阵并不寻常的场面话和礼数,

妙法谷的这一处古代遗迹,说是遗迹,多少已经有些名不副实,早已经被探索过多次,其中有数面古代的碑文,虽然上面的文字无法破解,但是其中的图形也具备有大道韵味,也有不少的妖王们从其中得到好处。

而妙法谷也不曾将这古遗迹占为己有。

每过一段时间,或者百年,或者多些,或者少些,会广发法符,遍邀同道前来,去探索这秘地遗迹,以期结下善缘,其中不乏已经有来过数次的高手,又因为这遗迹中石碑,乃是天然的道韵,无法以言语传法,所以许多地界的修行势力,都和妙法谷结下了善缘。

赵离只是暗中闭目养神,听女子说的话。

复又过去了片刻,那位气度雍容的女子打开了阵法,道:

“诸位手中法符便是进入遗迹所需之物,上乘法符,可参悟更久的时间,时间一到,便会被阵法本身传送出来,妙法谷自然有其余的布置,与诸位道友共论大道,请。”

前面天空扭曲,出现了一道深蓝色的裂缝。

早已经有大妖按捺不住心中急迫。

大笑着冲那雍容女子道谢,便径直闯入其中。

在其身后,众多妖王都不肯示弱,纷纷起身追逐。

赵离手中的法符微微亮起,沉吟了下,心里面想着,这儿既然是有古代遗迹,其中的碑文他或许能够解读,不提可能参悟的神通法门,若是上面写着些古代历史,能够让他多了解一些古代的事情,便算是不虚此行。

本来是打算要好好在众多妖王势力前面装上一把的。

可惜,现在倒是没了那种兴致。

今天不是好日子啊。

感慨了下,赵离当下捏碎了法符,符咒化作一道流光,笼罩他周身。

并着众多其余高手,一齐都进入了那裂缝当中,通过那个入口,进入了开辟出至少数千年之久的古代遗迹,而在外界,原本这一片区域,被众多强大无比的妖王们占据,不过是一道道流光闪过,霎时便已空空荡荡。

那雍容女子定了定神,又派遣门中高手弟子四下里巡视。

防止出现什么意外,等到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这才将众多核心的师兄弟聚集过来,面容之上不复先前的镇定,而是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悲恸动容,道:“……师祖她,要兵解了。”

“什么?”

“不,不可能!”

众多妙法谷核心弟子都神色骤然变化。

见到万青和那雍容女子根本不是玩笑之语,脸上都浮现悲色。

雍容女子深深吸了口气,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镇定,道:

“我,我们去见师祖她最后一面……”

………………

赵离等人被传送进入了秘境当中。

那天空中的裂缝似乎是直接和秘境的核心处相连接着,众人进入之后,直接就出现在了比较内部的区域,其中有一部分妖王性子桀骜不驯,看了一眼排布着众多古代石碑的内部,冷哼了一声,并没有选择和大部分妖怪一样进入。

而是各自施展神通,腾起妖云,打算去其余的地方探索。

显然是觉得先人们找不到,自己却是未必,这样自视甚高的妖怪不在少数。

赵离察觉到,至少是有超过三成的妖怪选择了去其他区域,四成则是进入石碑,另外两成不知是在做什么,有的在思考,也有的在尝试,在秘境中修行吐纳,施展剑术神通,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增益。

有许多的古代遗迹是有这样的特点。

虽然无法领悟,但是会针对特殊血脉,特殊功法的修行者有极为强大的辅助作用,在外界所无法突破的壁障,在这古代环境之下的遗迹中,就会被轻易地破开,修为境界,一日千里。

赵离沉吟了下,没有打算和其余任何的妖修产生联系。

抬手按了按斗笠,右手提剑。

一副生人莫近的气息,迈步往前。

一步步走入了遗迹当中,看到那些古代的遗迹,果然,其中虽然有相当一部分文字他无法辩解,但是另外的一部分,则是在那万年前老怪的记忆中有对应的文字。

那老怪在九黎封印了一万余年,而在遇到云英的时候,是距今一万三千多年,他在那个时候就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境界,天下纵横,少有敌手,所知道的古代知识,远远不是这个时代的修士能够比拟的。

当世流传的一些古代历史,甚至于就是他的真实经历。

得到了他记忆的赵离,所知的事情自然也不是寻常修士所能比拟,当下找到了一处石碑,准备看看。

上面的文字有点类似于他在元朔找到的那个青铜罐,可以辨认,但是想要解读出其中隐藏的含义,却也是相当不简单,赵离花了些时间,才解读完毕第一面,上面只是一些关于基础法诀的,和当下修行之术相悖,粗略看来,于他倒是没有太大裨益,当下只是记住不提。

才看了两块石碑,赵离突然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波动,微微一怔。

又低下头看了看石碑,那隐隐的感觉越发清晰,越发真实,并非是他的错觉。

赵离沉吟,左右看到其余众多妖王,或者在皱眉沉思碑文上的意思,因为一无所获,急地挠头,或者正在尝试在这种古代之地,修心练气,打破关隘,没有人注意他这边,显然是不曾感觉到那股波动的。

当下心中微动,装作看不懂石碑上文字,站起身来,其余妖王抬起头,看到那穿着斗笠斗篷的道人迈步走到了旁边另外一座石碑前安静看着,这种情况在此地算是相当常见的画面,未曾引来其余妖王疑惑。

赵离就这样慢慢朝着石碑的方向移动。

最后已经远离了那遗迹的主要区域。

然后才收回视线,迈步一步,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循着感应之处而去。

于遗迹中,没有外人在的地方,找到了一处光团。

其中有大团的星光在起伏不定,在赵离靠近的瞬间,在白色空间中,那些已经没有了个人情感,只剩下单纯记忆的杂质渣滓,那些灰色的雾气,突然间涌动起来,聚则为云,散则为烟,隐隐一丝丝独特的因果浮现出来。

那一道光团瞬间敛去。

光芒将赵离吞噬。

其中一物落在了赵离的手背上,浩瀚磅礴的气息,都敛入了那星光当中,仿佛是将天上星河抓取下来,化作了一到银环,无数银环组合,便是一蛊,赵离瞳孔微微收缩——他认得这东西,这正是一万三年千年,由那老怪种下的天下奇蛊!

此刻有十三道银环,一万三千年岁月。

已经是超越典籍中所记载的成熟状态。

此刻因那一丝隐隐因果,纠缠于赵离的手掌之上,对于他极为地驯服,有天下第一等浩大磅礴水汽,汇聚在这周围,号称以天上星辰为河中砂砾,此蛊威能,堪称莫测,而除此之外,赵离还感觉到了,在这一天下奇蛊当中,那种纯粹至极,也庞大浩瀚至极,隐隐熟悉的法力。

“是……云英?!”

“她果然认出了这一种蛊?”

赵离神色变化,奇蛊没入他体内,仿佛寻找不见。

一道白色的缎子落下来,赵离抓起,看到上面的文字,怔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