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雷火锻金刚,众生是佛;玄黄化灵塔,万法不侵(大章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四章 雷火锻金刚,众生是佛;玄黄化灵塔,万法不侵(大章求订阅)(1 / 2)

作者:阎ZK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泽山下的城池里,原本是的焱天华蹲在那里。

说实话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的样子。

一只手端着粗瓷碗,把僧袍衣摆团做一团,省得坠地上沾了尘土,大口吞吃汤饼子,旁边还有一叠切得细细的,又用热油一喷激出香味的咸菜疙瘩,他便一边大口吞吃汤饼,一边夹一筷子塞嘴里,吃得豪爽。

旁边剑僧坐在旁边,在思考如何才能够踏入神宵宗禁地雷池。

他的身份万不能和那些皇家贵胄相比,没法子一句话就让人带自己上山;又不愿意仗势欺人,去了一次,结果终究还是没能如愿踏入雷池。

焱天华吸溜了一口吃的,看着吃瘪的剑僧,心里畅快。

这一路走来,他修为逐渐在恢复,想来再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彻底恢复修为,抵达原本的之境,到时候就能够摆脱这死秃驴了,啧,先前一段时间不知怎么的迷了心眼儿,居然真觉得这个老师也还不错,不错个鬼鬼。

去他的佛,我不做佛,去他的和尚,老子不是和尚,我是我。

到时候山高海阔,任我遨游,实在是美得很啊,美得很。

想着想着,焱天华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然后低下头,吸溜了两下,将碗里的吃食尽数吃干净,连那汤都没有剩下,又问店家要了一份用油煎出来的油旋子,打算把最后的那些咸菜疙瘩收拾了,不能浪费不是?正想着,突然察觉到不对,猛地抬头。

天空有雷火炸裂砸落。

元气溢散,虽然不是极强,也足够抹去这一条街道。

几乎是本能,僧人便踏前一步,直接腾空而起,以肉身抗住这一道雷。

顺便还把吃了小半的油旋子藏在怀里,没给雷电砸成焦炭。

给雷火砸了正着,如同一块大石一般直愣愣砸在地上的僧人浑身冒烟,在百姓目瞪口呆之下,骂骂咧咧地爬出来,先是看了看油饼没事情,才松了口气,抬头看着天空就要破口大骂。

走南闯北,见识九洲,他可是学得了不少骂人的话。

就只是因为剑僧管得严实,这才没法子开口。

现在可顾不得那许多。

他娘的不要以为和尚不骂人。

可还没有开口,僧人瞳孔微微收缩,却见到天地一片浩大明亮,不知道多少雷霆砸落,他呆滞一息,然后猛地回头怒吼:

“快退!!”

声音雄浑霸烈,不自觉带上了佛门以心印心狮子吼的法门。

早已经被吓呆了的百姓一个激灵回过神,猛地就往回跑,可如何能和这砸落的雷火相比?

僧人看这帮人走太慢,大骂一句,嘴里咬住那油旋子,狂风一般往前跑,手臂展开,这里夹住一个苦恼的小子,那边抱住两个害怕地不知如何自处的小丫头,不片刻身上便抱了一身,脚下如风狂掠。

冥思的剑僧听到吵杂声音,微微抬头,就看到了那骤然暴烈,扩散开来的雷池阵法,覆盖了整个天地一般,姬辛虽然强行代行王令,也只是止住了雷池继续爆发,可一开始最猛烈的雷霆火焰已经砸落。

一个个修行者都惊住,然后就有忍不住想要入山看看的,那显然是雷池出了问题变故,说不得便有大机缘。

素来都说利益动人心,趁火打劫更是顺畅。

所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一大堆的修行者朝着那雷池而去,自然阻拦了其他百姓推开的路子。

有些便直接被焱天华以肩膀推开,省得挡路。

此刻坠落下来的雷痕部分被阻拦,也有许多外露的,携带滚滚雷声和灼热高温砸落,这城池距离最近,首当其冲,剑僧阿修罗看着此行原本的目的地,看着那炸开的雷池,叹息一声,没有趁机踏入雷池。

起身之后,复又盘坐在地。

背后佛剑不曾出鞘,双手合十,垂首,道一声阿弥陀佛。

身上散发出蒙蒙金光。

继而一尊散发着淡金色流光的怒目法相,出现在空中。

剑僧盘坐在城池之下。

而高达百丈的金身法相挡在那崩裂的仙家阵法之前。

道道雷火砸落金身。

轰然若雷鸣,若晨钟暮鼓。

剑僧渐渐面如金纸,一步不退,双手合十,低诵佛经,虚空中怒目獠牙,满目狰狞色的明王亦盘坐在虚空,但凡修士,实力强横就如同以钢铁锻剑,以阿修罗实力,便是数十代上百名仙人耗费数千载岁月维持的阵法,劈落的雷火,也可以一剑劈开。

但是若是生生扛住却和打破又截然不同。

以佛剑斩杀雷霆气数,雷火化作两截坠落下来,只是不伤及自身,其蕴含的威能未必消散多少,而此刻僧人却是在以自己的修为生生扛住雷霆阵法所有威力,是和神霄宗自初代到现在一切仙人,和神霄宗鼎盛气数为敌。

即便是以剑僧实力,才修出的金身上也崩出道道裂缝,凄惨不忍直视。

焱天华咬牙,本来可以趁机而走,迈了几步,脚下却如千钧重。

往日剑僧教诲出现在耳边。

他挣扎许久,最后仿佛自暴自弃一般大吼一声,将旁边才止住哭泣的小丫头吓了一跳,又哭起来,僧人气地双手挠头,却还得要安慰这孩子,最后做个鬼脸叫那孩子破涕为笑,僧人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索性把那油旋子扔到嘴里大口咬碎咽下去,然后将那剩下的小半截咸菜疙瘩吞了,心思畅快。

大步走到剑僧背后,法相庄严,双手合十坐下,道一句阿弥陀佛。

头顶才生出来的头发不知为何,又寸寸断绝。

复又断因果,绝凡尘。

焱天华手持慈悲印,口诵金刚经。

有百姓似乎有所悟,有的畏惧着,有的也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也学着这两个大和尚,坐在了他们背后,双手合十,跟着念诵,不解其意,甚至于常常有念错,但是他们至少知道,是这个大和尚在抵抗这种天灾般的威胁,所以皆是诚恳。

有男女老少,乡音俚语,或者沧桑,或者沙哑,或者稚嫩,或者清脆。

此是众生。

于是满城金刚说法声。

众生是佛。

崩裂的修罗法相有重新聚合的迹象,原本狰狞神色渐渐变得威严庄重,剑僧亦是缓缓开口,手持金刚印,和天空法相动作一般无二。

上下两佛陀,我非佛,众生是佛。

雷火锻金刚。

即将坠落到人间的雷池雷火被生生止住。

………………

赵离依靠白色空间定位之能,出现在姬辛附近,看到那少年借气运行王令,止住了雷池崩散的源头,远远看到一座明王法相抵抗雷火,才稍微松了口气,莫名有种颇为感慨的复杂感觉。

本来事事都要自己奔波。

而今自己急急赶到,且发现这事情已经大致处理遏制。

雷霆炸裂的源头已经被压制,山水之神借了那一道王令气运,将雷池稳住;而溢散出的雷火,也被那明王金身法相抗住,地祇借人道气运遏制住灾难,一城百姓诵金刚,僧人行者扛灾劫,倒是颇有些他所知神话时代的味道了。

赵离不由得略有失神。

不过这却是好事。

赵离没有现身,临行前看了一眼那胆量十足大,去测算姬辛命格的修士,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对方似乎和自己有些许命格上的联系,似乎曾有见过,也没有太过在意,转身直奔雷池深处。

这是元神之躯,腾挪转移远比肉身更为灵动轻松。

原本的阵法已经崩裂,雷池里面雷火溢散出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却仍旧足可以被称之为是巍峨气象,旁边凤凰神色清冷,伸手微点,蔓延百里的雷池自中间分开,两侧雷霆越发暴虐,而中间出现一道平坦大道。

白发道人当先踏入其中。

凤凰紧随其后。

一路上可以看到,原本神霄宗费劲了心思苦工的浩大阵法已经齐齐崩溃,处处皆被暴力破解,显然来者是以极强的实力一路生生破阵入内,赵离微微皱眉,借助八九玄功遮蔽气息的手段潜藏了他们溢散出的气机。

为了防止气息被察觉,道一声罪,踏步和凤凰并肩而行。

与凤凰入内一段距离后,两人止步,藏身于一座天然雷劲所化的雷石之后,便只在这不时就炸开了雷霆的雷池内部静静倾听。

……………………

在那雷池最核心之处,难以想象的密集雷霆不断炸裂。

天地威能化作了一副锁链,将一名男子束缚在空中,磅礴浩大到足以让仙人畏惧的元气每时每刻都在锁链之上剧烈震颤着,却不知究竟是谁,才能够有这样的资格,被动用一整座三百里雷池,还有这化天地威能锻造的锁链去困住。

一路强行破阵斩雷,最后甚至于一剑劈裂了雷池,将雷池中雷霆引出的,竟然只是个文雅俊秀的男子,手中倒拎着一把寻常木剑,气质儒雅,施施然来此,本来以为此地所在乃是被设计困住的雷神,可看着那被锁在虚空的熟悉面庞,即便是以男子的心性都忍不住要爆粗口:

“句木?怎么会是你在这儿?!”

“雷神去哪里了?!”

那被天地威能困住的男子说不出话,来者嘴角微抽,木剑微抬,勾勒了天地大势,然后铮铮劈落,哪怕是掌握了打开雷池封锁的手段,也是好生废了一阵功夫,才勉强地将这锁链斩碎,将那男子解脱出来。

被称作句木的男子落地,半跪着喘息,服下了丹药才勉强回了气。

旋即便破口大骂。

骂的是雷神,这持剑来此的青年男子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得清楚,忍不住咬牙道:“你的意思是,你被半残的雷神给设计了?给那家伙反将一军,代替他在这儿困了几千年?”

“你他妈是猪吗?!”

句木也忍不住咬牙大骂道:“谁知道雷神那家伙如此老奸巨猾?!装地疲累不堪,却还残留了一股力量,最后更是借区区一介凡人破局脱困,不必说我,你有把握挡得住雷神几招?”

青年男子商飞虹没法回答,同为先天并列,能够历经这漫长岁月而不朽,甚至于还能保证真灵不坏至如今,祂们显然各有手段,句木曾是木神副手,先天气机生生不息,一念起落可起巨木冲天。

曾经在太古之年生生托住了三位同层次先天神,生生战了个不胜不败之局,十年不分上下,可这般在先天神灵当中都分属第一的强悍体魄生机,反倒让祂代替雷神遭了几千年的罪。

而商飞虹乃天地初生第一道长虹贯日而出,持剑出剑快剑,名列天下第一,便是风神都要略逊祂一筹,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能和那高高在上的苍天群星相提并论。

而雷神的正面攻杀,和那几位基本属于同一个范畴里,谁高谁低祂们不知,可毕竟是踏上了那高不可攀的位格上,哪怕是才踏上去半只脚,也已经不是他们这样的手段所能比拟,能出一招的雷神,那毕竟也是雷神。

甚至于若不是雷神要将句木困在这里,以迷惑视听,句木未必还能活着。

只是兴致冲冲过来,见到了这样的场面,商飞虹终究还是气急。

而祂很快就意识到了另外一个关键的问题,面色微变,道:“几千年?你的意思是,雷神离开大泽已经过去了几千年,还在外面一直活动着?”

句木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祂终究是先天之属,这等声势浩大的封印,待得挣脱出来,每一个呼吸都在自天地汲取力量,恢复根基,想来以雷神的手段,这些年纵使回不到全盛,也有了七八成的手段,只要想到暗中有这么一位对手活动,便觉得眼前发黑。

句木叹息一声,道:

“此事我回去会禀报,现在该如何?”

商飞虹面色阴晴不定,最后道:“不能这样就白白走了,方才我来此,引爆部分雷池引开外界那些人,主要便是不愿意沾染太过的业力因果,省得被麻烦盯上,此刻这三百里雷池皆是雷神脱身之后留下的力量。”

“索性直接将其全部引动。”

“让这雷池逆倾而出,以雷神之力,足以奔走大半座东澜景洲,彼时人族百族死伤无数,大造杀孽,泼天的因果皆要落在那雷神身上,祂自诩刚正,倒看祂背了这样的因果气数,还能不能藏得住。”

句木点了点头,并不在意。

却又想到一件事情,皱眉道:“对了,为何会突然想到要将雷神带走?这距离当初所说的时间,似乎还差了两千年。”

商飞虹看祂一眼,道:“你莫不是还打算在这里被锁个两千年?”

旋即也不等句木回答,叹道:“出了些麻烦,外界九洲突然冒出了个天庭,不知是谁人的手笔,似乎天蚀君和星主都加入其中,也有说死生之主复苏也和这个势力有些关联。”

句木咧了咧嘴,嘟囔道:“天蚀君,星主,死生轮回?”

“若真要和祂们打,你还是把我锁回去吧。”

商飞虹失笑,句木也没真的缩回去当缩头乌龟的念头,活动下了手腕,随口问道:“那这什么天庭,可有些根底吗?”

青年摇头答道:“尚且不知,只是知道其中一个成员。”

“谁?”

“一名白发游商,名为徐福。”

两尊先天神随口谈论,往前行去,各自调动起了气机,打算直接将雷池打破,让这三百里雷池倒灌景洲山河,至于此地众生,祂们并不放在眼里,便是先天诞生的神灵,也并非全部对天地众生有好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