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五十一章 弱者抽刃,向最强者(七千两百字大章求订阅)(二合一)

第五十一章 弱者抽刃,向最强者(七千两百字大章求订阅)(二合一)(1 / 2)

作者:阎ZK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云边城。

魏惊雨收好符箓残留,还没有定下神来,突然察觉到不对,感觉到元气有被抽离的迹象,转过头走向门口,推开门来,瞳孔微微瞪大。

整个云边城的所有修士都下意识抬起头,他们看到整个天穹都骤然凝滞,白云停止流动,元气不再活跃,仿佛整个天地都化作琥珀当中凝固的虫子,一片死寂,这种死寂几乎到了让人不安的程度。

魏惊雨伸出手,感觉到元气开始细微的流动,而且,突然变得极为活跃。

这让她想到曾经在元朔城时候,见到过仙人出手。

仙术引动的巨量元气。

魏惊雨眼眸瞪大,想到祖父的吩咐,心中升起一个念头。

难道说,是刚刚……

元气的速度开始加快。

在下一刻,伴随着骤然暴起的疯狂的呼啸声,轰隆隆的嘶咆冲天而起。

庞大无比的元气陡然逆旋,形成了连接天空和大地的,巨大的漩涡,所有人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狂暴疯狂的元气,几乎都被吓住,这根本不是法术的痕迹,而是单纯的元气运转,就像天材地宝出世。

但是是怎么样的天材地宝,才能诞生这样恐怖的天地异象?

魏惊雨压住心中骇然,下意识抬目看去,微微怔住——

中心,就在五宗驻地,在其秘境。

五宗藏经宝塔下悬挂着的玉珠铃铛,当当当开始高频地震颤响动。

失去了往日的悠然灵韵。

当当当当当!

赵离感觉到自己汲取五宗积攒不知多少万年的地脉元气,感觉到了天地间产生的异象,微微皱了下眉,他倒是有推测会因为这种高纯度上乘元气的剧烈变化,会导致天地间淡薄驳杂的元气产生相应的波动,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剧烈。

他微微皱眉,做出计算,这根本不是一万年两万年积攒的。

恐怕是十万年左右的量,甚至于更多。

元气的数量太过于庞大恐怖,即便是他的元神之躯都感觉到剧烈的痛苦,赵离察觉到了有诸多气息以极强悍的速度朝着自己的方位赶来,微微抬眸,神色平淡,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移动,但是却也毫不在意对方会如何。

事实上,他现在的状态本身就是巨大的威慑。

沉吟了下,赵离忍耐痛苦,缓缓起身,右手抬起,仍旧虚握空中,他已经和此地庞大的元气流产生交接,不需要以手按着地面,就可以汲取这一股庞大的元气,甚至于这一过程,在元气耗尽之前都无法被停止。

左手则背负在后,神色冷淡。

五宗的神魔和修士们在初期的震动之后,都下意识判断,是有心怀不轨的修士偷偷潜藏入秘境,对于自己的地脉灵气做了手脚。

一种不敢置信,憋屈,愤怒几乎将他们直接淹没,打算要将对方撕成碎片,但是当他们冲入中心的时候,却都身躯僵硬,一腔怒火直接湮灭,反倒是脸色苍白,不敢再往前一步,慢慢的,五宗说得上名号的强者都出现在这里。

但是都没能往前,没有能如前来时所想象的那样,往前踏步。

仿佛前面有一条无形的线卡着他们的脖子,上前一步,则死,而地位越高,修为越是高深的修者,则越发被震慑,感觉到骇然,赵离联通地脉之气,不再费力维持那青年的模样,吕尚的外表则是因为已经熟悉,不再费力。

眼眸平淡注视着那些神魔。

五宗之一的宗主姜玄甲面色微微变化。

这位威名响彻岚洲和星海足足千年的强者瞳孔收缩,看着对面青衫男子左手背负,右手只是轻描淡写伸出,十数万年积攒下来的磅礴元气就如同海龙倒灌一样被他纳入袖口,从容不迫,那袖口如同渊海一样,深不见底。

这种抽取元气的速度和量已经让他隐隐感觉到恐惧。

赵离看着诸多神魔和外道仙人,神色从容,毫无一人身陷包围的感觉,和气地笑道:

“诸位道友来得有些迟啊。”

“比吕某计算的迟了至少三息……”

他不看那些被这随口一句话骇地有些变色的神魔仙人,视线落在地脉元气当中,五指微握,最后的元气被汲取吸收,白色空间当中已经被磅礴的元气充斥,十几万年岚洲元气的一部分,反补到他的肉身当中。

他的肉身现在正在龙族秘市当中。

元气一瞬间将肉身充斥,无法控制,八九玄功自然而然地将其外泄。

敖厉正在恭恭敬敬陪在旁边,狐疑这前辈怎么不说话了,突然感觉不对,下一刻一股浩大狂暴,无比精纯的元气,从端茶静坐的赵离身上逸散出来,然后化作肉眼可见的元气流,直接糊了他一脸,打得他整条龙都懵住。

下一刻,这种剧烈变化的气机几乎一瞬间将敖厉压地跪下。

“前辈?!!!”

敖厉的面色骤然苍白,一下化作龙首人身状态,即便是如此也只是勉强维持身子,只是没有直接跪着,但是仍旧半跪在地,大滴大滴的汗水从脸上出现,渗透下来。

屋子里元气的强悍程度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往上提升。

几乎是每个呼吸都会变强。

敖厉的瞳孔有扩散失神的趋势,心中骇然至极,他几乎感觉自己眼前坐着的不是人类,而是某种化作人形的天灾,是覆盖万里的雷暴,是星海之上,是足以湮灭星辰的巨大海啸。

这位徐福前辈,实力如此恐怖?!

蹬蹬蹬的脚步声中,龙族族长吕惜月大步走入,面色微变。

抬手虚握,以龙族神通法宝将气息切割。

然后察觉到了不对劲,站起身来,走到窗户旁边,远远看到了天边的异状,神色变了变,道:“这是……这……”也难怪她震动,那庞大地脉元气被吸收,产生的元气变化,足足覆盖了五分之一岚洲。

这元气不是强悍法术所引动的,而是元气自然地流动,并无害处,但是也因为如此,更为让他们这种达到一定境界的修者感觉到恐惧和震撼,感觉到不可思议。

定定看着那浩大的景象,似乎想到了什么,吕惜月的神色变了下,猛然回过头,看着气息骤然暴烈的徐福,自然而然推测出来——

徐福提前就感知到了变化。

而他这样的态度,难道说,是他一脉的高手?

徐福一身深蓝色衣服,双手轻轻环绕茶盏,背对着他们,双目微闭,不言不语。

却因为比拟天灾的可怖气势,越发显得深不可测。

吕惜月眼眸里神色变化。

徐福……

在五宗秘地当中,赵离抬手,旁边那足有寻常城池大小,深不可测的地脉元气已经空了,留下一个不知道有多少里深的巨大深渊,黑洞洞的仿佛被摘取瞳孔的眼睛,没有感情地看着天空,予人阴冷恐惧的感觉。

两侧的岩壁上充满了先天神亲自布置的阵法纹路。

原本只是希望能够给五宗整点危险,但是居然发现对方的阵法要素之一。

而且,这一点核心位置的防备无法对自己产生效果,白色空间也足以影响干扰这一处地脉元气,自然不可以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越演越烈,直至这一步,实在是预料未及,却又自然而然,再来一次,肯定还会这样选择……

但是多少有些冒险,有些莽撞,属于临机应变的计划。

比不得做过准备的那种一切尽在把握。

赵离心中有些许的遗憾,不过还好,他早在对地脉元气动手,就已经预料到了有可能面对相似的局面,而在来到五宗内部之前,在和凤凰谈论的时候,就已经对有可能出现的,被五宗中大量高手包围时候如何突围的方法,思考过自己要如何破局。

呵……未虑胜,先思败。

这也算是上个世界血脉留下来的影响,是几乎本能的思考逻辑方式。

大概就是,反正我不可能那么幸运,先准备好后手再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遇到好事就觉得是不是搞错了,遇到倒霉事情就很确认就是自己,思维方式深植内心。

而且,这是关于世界的生死厮杀,肯定是找住机会就往死里下狠手,难道还有客客气气,请客喝茶吗?

赵离看着前面那些气势森然,严阵以待的神魔,仙人,并无惧怕,经历过数次的战斗,他现在已经很确认自己修行的道路走地有些偏,本身位格容纳诸多权柄以及白色画卷,可以足够地高,足以驾驭磅礴的力量。

而运用这种级别力量的手段也有,法天象地足以应对大部分问题,只是本身无法像是凤凰,或者高位神魔那样,轻而易举,凭借自身的修为从天地中得到这一股力量,只能通过特定的方式补充,用完了就没有了,蓝条太短……

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并不惧怕这些人。

这大概就是,老夫怒气槽满了,渣渣们,颤抖吧……

赵离心中自嘲一声,借此维持着心境的平和如水,不起波澜,不生恐惧紧张。

这里地域狭窄,而且有先天神阵法的残留,并不适合他接下来的计划和施为。

赵离本来打算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去,让对方迫于压力从两边退避开,自己则是神色冷淡地走出去,进一步提升自身的位格,在气势交锋上碾压对方,却又担心那些没有理智的莽夫,不顾一切莽上来。

莽夫真的是一切计谋的克星……

赵离嘴角抽了抽,脑海中突然想到凤凰前两次离开时候的方式,有所领悟。

往前一步,诸多神魔身躯僵硬,未敢挡在前方,却又不甘离去,他们也知道,能够一气汲取调动那般恐怖元气量代表什么,但是也知道这地脉元气对于宗门的价值,陷入两难。

而赵离在踏出一步的时候,直接消失,回到白色空间。

然后再度以自己的气息为坐标,从白色空间踏出,出现在秘境虚空。

只是距离原本的位置已经变化数百步,已经出现在诸多神魔仙人的背后。

让他们头皮发麻,让他们的瞳孔骤然收缩,猛然转头,看到赵离未曾久留,甚至没有看他们,只是步步往上走去,神色平淡,步步来往世界,往踏虚空。

姜玄甲瞳孔骤然收缩,这种动作和气度让他本能想到了曾经见到过的那位存在,一下觉得头皮发麻,面色煞白,险些失去战意,但是想到自己就这样不管不顾让对方离去可能会带来的危险,又狠狠得一咬牙,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