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六十一章 请!(1/2)

第六十一章 请!(1/2)(1 / 2)

作者:阎ZK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刀势纵横,其实在刀气还没能来得及扩散的时候就已经抵达。

实力差距太大,这一瞬间,飞舟上的龙族根本还不能反应过来,飞廉拥有和凤凰类似的气息,恐怕也是先天之列,彼此实力的巨大差距,赵离就算是用了身外化身之法,也绝无可能避开一击,会在刀气暴露的一瞬间被斩杀。

但是他偏偏在这最玄妙的一刹那往后面退了一步。

飞廉的刀法以速度和凝练为主。

他几乎能够将所有的力和权柄凝聚到最完美的一丝,可以在刀势抵达极限的一瞬间,恰好命中对手的要害,然后再在这一刹那爆发出超越巅峰的锐气。

这种极致控制的刀法风格也就意味着,在超过他刀锋之外的部分,飞廉刀法的杀伤力会直线地下降,这一刀本来能直接将飞舟上的赵离连肉身带元神都斩碎,但是赵离这一步退的妙不可言,恰好在飞廉出刀的同时踏出,此刻避开刀圈,迎面而来的锐气何止于溃散九成。

赵离神色平和,顺势抬手,在刀气抵达预料中的极限之后,用双指夹住了势如强弩之末的刀气,轻描淡写,却已调动全身之力瞬间爆发,将这一道刀气直接夹碎。

伴随清脆声音,刀气崩碎,碎裂的部分落在了飞舟两侧,惊起了无数的星海波涛,炸起超过三百丈,轰隆隆声音仿佛雷霆,然后重重落下,赵离收回手,负手而立,妖皇之躯的手指已经鲜血淋漓,旋即瞬间被功德气运恢复。

心中叹息,推演果然只是推演,不是现实。这一踏步一抬手,已经是他在白色空间当中被飞廉杀死了不知道几千次才能做到的事,却还是受了伤。

他在姜玄甲记忆里看到数次飞廉出手,然后根据这些战斗的风格,在白色空间当中以飞廉为对手交手战死不知几千几万次,这样才对于飞廉习惯的出手试探风格形成了本能的反应。

在之后,通过局势预料了飞廉的行动,并且主动将自己暴露出来,暴露到了飞廉的面前。

如果他隐藏起来的话,就没有办法确认飞廉出招的选择,有可能会被直接击杀。但是如果将自己放在最适合于飞廉某一招的位置上,那么在心怀试探之心的情况下,飞廉本能选择那一招的概率恐怕超过九成。

他是在赌,飞廉不会疯狂到直接出全力,赌飞廉第一招会选择试探。

而试探,必然会选择最为擅长和常用的招式。

赌对了。

这也是诸多情报的分析,是出自于对于自己判断的自信做出的选择。

赵离神色平和,左手背负在身后。

直到这一瞬间,两者的交锋才被察觉到,被刀势逼迫而斩裂的波涛,和刀气崩碎落在海面里炸起的浪潮,彼此碰撞,发出了狂暴如同闷雷的长啸,无尽的水汽蒸腾化作云雾,腾腾而起。

整个龙族飞舟都微微一沉,敖厉站在赵离的背后,直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那一股具备无尽压迫力的气势,控制不住地一步步往后退去,直到吕惜月抬手按在他肩膀上,敖厉方才止步,面色陡然变得煞白,半跪在地,口中咳出鲜血。

面容仿佛人偶,毫无瑕疵的飞廉视线落在赵离身上,赵离也安静看着他,彼此心里都有这各自的念头,飞廉是要确认这突然出现,身份不明的徐福是否和那五指山有联,是否是那一脉,而赵离则是打算将这可能性抹去。

双方一时间都不言不语,风轻云淡,但是彼此心念里潜藏的东西暴露出来,不知道要死伤多少生灵,那面容秀丽的少年双瞳仿佛浅色湖泊,微微收敛,嗓音清冷又有些徐和,平淡道:

“吾向道友请茶,道友为何不喝,还要将我的茶给洒了?”

飞廉膝盖上的刀没有出鞘,旁边放着一个朴素的茶盏,茶盏里面的茶是寻常普通的凉茶,和林节给赵离喝的那种相差不大,现在只剩下了一半琥珀色的茶汤,香气倒还是很好。

赌书消得泼茶香,刚刚那一道仅凭借刀气就几乎斩裂汪洋,让敖厉险些当场被杀的刀芒,本只是他随意洒出的一半茶水。

刀不出鞘是真的不出鞘,并不是速度太快,肉眼无法捕捉。

这本来就是试探,可如果连他一刀都接不住的话,也没有必要再谈,一切虚实都给一刀劈死,飞廉也不会正眼去看,最多喝完半盏残茶,起身离开观海楼,接不住他的刀会死,而接住了刀则反而证明了徐福有问题。什么心机和算计,这一刀生死面前并不会有半点的作用,干脆利落。

赵离神色如常微笑,嗓音平淡,道:“在下现在不想要喝茶,倒是浪费了道友的半盏子茶。”他在说话间已直接离开了龙族飞舟,踏足虚空,撬动白色空间当中的铸兵殿,撬动那充斥无尽火焰的小世界,用妖皇控火的天赋全力施展,神色仍旧平淡。

双足踏在海面上,和观海楼上的飞廉一上一下。

赵离往前行走三步。

方圆百里汪洋陡然翻沸,被无尽烈焰包裹。

伴随赵离步步上前,这一座海洋,还有其中无数的鱼虾凶兽被烈焰烧死,杂质则是被真火直接烧得溃散,方圆百里的海洋被火焰托举起来,水流翻腾被蒸发,腾腾白气混着海洋中诸多杂质的气化状态冲天而起。

等到赵离走到靠近观海楼,百里汪洋只被灼烧作一掌大小,香气扑鼻,赵离拂袖一扫,这算是一碗鲜汤朝着飞廉飞去,随意道:

“说起来,在下比较喜欢滋味厚重些的,道友的茶太淡了,实在是消受不得。”

“这便当做赔礼。”

这最多能放半碗的汤汁,容纳百里汪洋气魄,不知道多少的凶兽直接被炼化,杂质则尽数燃尽,只是一口就足以比拟地上顶级的天材地宝,能够极大促进修为,而这么多的凶兽体魄,这一口汤汁也可以预料到滋味鲜美非常。

飞廉抬眸,不见如何动作,赵离送来的百里汪洋直接崩碎消散。

赵离有些遗憾道:“可惜啊。”

泼茶破浪,焚山煮海。

二者的交锋并没有开始,却也已经算是开始,只是偶尔泄露出的部分,就已经足够骇人。

吕惜月眼力相当不差,从赵离的动作当中看出了他的选择,道一句我等在前面等着道友,提起被气势重创的敖厉,脚尖点在龙族飞舟甲板上,往后飞退,本身的浩大修为直让这一座巨大飞舟往下沉了沉。

然后飞舟迅速往前,要避开这两股相对的气势。

方圆百里的海浪重新翻滚着补充刚刚失去的部分,周围的寻常修士们,乃至于是法身高人们都已经被骇地面目失色,连连后退而去,只剩下了观海楼上的飞廉,还有无尽星海之上的赵离,一者盘坐膝上横刀,一者背负双手而立。

飞廉只是习惯于以力破局,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不擅长其他,作为享有漫长寿元的先天之列,他早就已经见识过许多的东西,现在声音不减冷淡,屈指弹刀柄,淡淡道:

“吾是岚洲执掌,而道友是龙族的贵客,龙族和五宗多少也有点香火情分,你来到岚洲,也不来见见我,多少有点不大合适,也不知是你的眼界太高,我等不入你的眼,还是说有其他的理由,终究不能够来见?”

赵离笑了笑,随意道:

“徐福只是小小的游商罢了,不入道友的眼。”

“再说了,所谓游商也不过是买卖,龙族有我的买卖我就去寻龙族,路边有人能和我做买卖的话,我也就去找路边的行人,终究也就是逐利而居,道友那边可没有我的买卖,还是算了。再说以五宗的风气,我若是去了,岂不是白白惹来麻烦?”

飞廉点了点头,道:

“确实是微不足道的游商,我五宗两三月的时间里,也没能够在九州察觉到你一丝半点的痕迹和跟脚,也不知道你是从何时出现,又从哪里得到了这样的一身修为,还成了什么都能买卖的大游商?最后又为何出现在岚洲,吾心里实在是好奇。”

赵离似有讶异,然后笑道:“看来五宗的势力很大啊,蔓延九州。不过,道友你为何对于在下这么感兴趣?居然让五宗这么大的势力都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在下倒是受宠若惊啊。”

飞廉双眼里的神采仍旧幽深淡漠,平静道:

“徐福或许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那么那座镇封了岚洲地脉的山,就算是花费比起这更大数十倍的精力都是值得的。你说游商逐利而居,此话不假,吾最近也觉得,岚洲确实是有大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