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七十四章 赵离起杀心(2/2)(大章求订阅)

第七十四章 赵离起杀心(2/2)(大章求订阅)(1 / 2)

作者:阎ZK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赵离走出来的时候,看到整个龙族的飞舟都已经被一层层明亮的法术流光所笼罩,借此以抵抗着一重接一重的惊涛骇浪,此地的星海已经彻底地化作了乱流,溢散的浓重星力极度混乱,几乎堪比强大的神通法术。

只是这样对于任何的修士来说都极为恐怖的阵仗,却丝毫无法伤害到这一座飞舟,飞舟周身包裹着强大的法术灵光,轻易地穿梭在这一层层仿佛直欲冲上天穹的惊涛骇浪当中,无比地稳定平缓。

即便是会有星力乱流凝聚形成的雷霆,也会被一道道流光击碎。

就算不是第一次看到,赵离仍旧忍不住心中感慨。

这就是龙族的底蕴啊。

这一段时间当中已经探索了数座危险的星海区域。

但是赵离一次都没有出手,大部分这些船只上的龙族就足以轻易应对。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来白嫖龙族灵材的。

而其中作为族长的吕惜月只出过一次手,轻而易举平定了数千里风波狂涛,从她动作里的轻描淡写,赵离推测,吕惜月执掌龙族宝器,应该足以比拟敖广生前的全盛阶段。

之前飞廉的气势冲击,敖厉直接被重伤。

也是吕惜月还能保持镇定,以一身浩大法力操控飞舟远离战场。

能够挣脱飞廉的气势冲击,她的修为和道行就此可见一斑。

赵离看了一眼旁边的高大男子,嘴角翘了翘,这也难怪为何龙族的族长是吕惜月而不是她的丈夫,不是敖雪儿的父亲,虽然说他的实力也很强,甚至于能够压制原本的睚眦,但是却还不是吕惜月的对手。

不过说起来,睚眦在地府似乎得到了北阴的指点,修行出了道门的神通,实力又有了飞跃,从原本至阳炽烈的龙族路数,走到了阴阳合流同源的道门风格,他们两个现在的实力究竟谁强谁弱,却还要打过才知道。

赵离收了心中的杂念,嘴角带一丝微笑,迈步上前,和吕惜月两人并肩而立,看着眼前浪涛重重,星海怒潮,眼底略有诧异,道:

“看起来,这一片星海区域,尤其厉害啊……”

吕惜月微微颔首,回答说正是有诸多龙族成员在此失踪,才将此当做是最为危险的海域,最后前来,声音清冷,却有些心神不在的感觉,赵离抬眸,看到女子手心当中,一枚暗金色的鳞片缓缓浮空。

鳞甲上有先天诞生的诸多纹路,此刻都齐齐散发出光来。

一股极为特殊的苍茫和浩大正在这鳞片上逸散出来。

龙神的鳞片?

赵离微微抬眸,发现远处敖厉有些尴尬移开视线,不敢和自己对视,心中明白,当日敖厉寻找他的时候,只说是发现了另外一脉的龙族成员,而那一脉成员当中得到了龙神的逆鳞,看来有很多的保留,这小子没说真话。

不过也正常,当日自己和敖厉也只是初见而已,对方不可能真的将真相全部告诉自己。而且,当时候的敖厉也未必就知道全部的隐秘。

但是现在看来,龙族另外一脉不假,逆鳞存在不假,不过,应该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从另外一脉得到了逆鳞,而另外一脉,应该是得到了其他的事物,才会让龙族族长都数百年在外继续寻找,毕竟有手中的逆鳞增加可行性……

不过,为何我这鳞片不曾亮起?

难道需要用某种特殊的法门炼化催动么?

赵离心中若有所思,而循着这一道龙鳞流光的指引,飞舟不断破开一座座如同高山般的巨浪,在星海之上稳定前行,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吕惜月手中的龙鳞陡然放出一道灿灿明光,冲天而起,直照得天地皆明。

而周围那一重比一重更为险恶可怖的海浪陡然凝聚,然后崩溃消失。

星海之上一瞬变得一片祥和。

而在极远之处,赵离感觉到有气息出现,是极为明显的龙气,而且正在朝着这边飞快地靠近,抬眸远眺,远远地就看到了一道道流光而来,流光散去,其中男女皆穿戴古服,和外界不同,头生龙角,气质不凡,身上各有宝光龙气。

一开始神色都颇为戒备,当发现了吕惜月等龙族,以及手中鳞甲的时候。

这些修士脸上才缓和下来,一一上前见礼,飞舟上龙族也都靠拢过来,便是清冷如吕惜月这样的强大修士,脸上都能够肉眼可见地看到一丝丝喜色,赵离微微抬眸,后退半步,让开了位置。

双眸微敛,瞳孔内部有淡淡的金色溢散开来。

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有问题……

这些出现的龙族支脉有问题。

赵离的双眼在修行八九玄功之后就已经异变,有类火眼金睛,此刻在他眼底,这些龙族身上确切燃烧着极为强横的龙族气韵,但是其中还丝丝缕缕有着暗红色的气息,只是被龙族的气息彻底压制住,不曾表现在外,也不曾被其余人察觉。

或者说,唯独类似八九玄功这一类会赋予修行者破妄之力的顶级神功。

才有可能发现这些许的不同。

赵离面容带着微笑,手掌滑落白玉算筹,一瞬间进行天机验算。

结果可以确认,眼前的这些确确实实是属于龙族的支脉,这种结果让赵离忍不住暗中皱眉,这样来看,难不成是这些龙族的修士,在和九洲天下分别开的数万年间,更有奇遇?

但是这种故意暴露的强大龙族气息,反倒像是在掩饰那种暗藏的力量一样,如果真的是有奇遇,根本不需要这样藏着掖着才对,除非暴露这气息会对他们产生某种不利影响。

赵离沉吟了下,再度测算,此行是否有危险。

算筹在他掌控当中微微旋转,碰撞,最后得到的卦象推算是小凶,慎而避之,则可无恙,赵离心中稍微松了口气,看来确实是有些许的秘密,但是只要自己不去主动地参与其中,不去尝试将问题引爆,就不会有大的问题。

至少对自己来说,不至于害了性命。

看吕惜月等龙族欣喜的样子,他们在未曾察觉到有问题的情况下,应该会选择跟着这些龙族支脉一同前往他们的住处,以建立联系,出于盟友的身份,以及敖雪儿敖广的联系,赵离不可能袖手旁观,也就只能前往。

要控制自己的好奇心和那种作死的性格,不要引爆这些龙族隐藏的危机。

爱咋咋,反正不关我的事。

这一次是不会主动参与麻烦的,老夫可懒得很。

赵离默默吐槽一句,想了想,还是觉得慎重些好,伸手将手中藏着的玉筹捏碎,蘸取灵韵写了一道法令传出,这一动作相当隐秘,在曾经施展过一次五行山之后,赵离对于这些元气的细微操控能力几乎是直线上升。

远远不能和施展五行山时候相提并论,但是高屋建瓴之下,旁人也难察觉,他当初可是勉强能够算是登了一次如来世尊的大号,还顺手放了个大,体验和眼界还是不同的。

而此刻,吕惜月等已经在略做思考之后,答应了对方的邀约,转身询问他的想法,赵离突然明白了传说当中,眼睁睁看着唐僧跟着妖怪走,自己还不能爆发的孙悟空内心是什么感受。

袖口之下,传讯留下的玉屑缓缓散去,嘴角微笑温和,颔首道一声可。

龙族飞舟再度出发,直朝着星海更深处而去,赵离负手而立,仿佛毫无异状地看着这一幕幕,飞舟的周围一条条真龙低吟长啸,搅动星海波涛,星力蔓延千万里,真真有当年龙族全盛之时可堪称皇的气魄。

一路直往更深处行去,也不知是行了多远,陡然往下而去。

正常来说,水面之下,应该是有潜藏的星辰,有诸多旋转的海眼,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境,但是在这一个方向却一切都没有,只有单纯的水域,远处隐隐能够看得到纯白色的光点。

又行了许久,赵离才看到那散发光芒的究竟是什么,那是绵延而出的浩大建筑,无论是雕刻有腾龙纹饰的大门,还是说楼阁和亭台,都极为巨大,根本不是为人而打造的,散发出某种浩大苍茫的气息,真实不虚。

而越是靠近,越能够感觉到那即便在深海当中,仍旧搅动风雷的狂暴气机,赵离侧目,看到周围的龙族成员眼中都已经浮现出了发自于内心的尊重之色,即便是吕惜月也难能例外。

这威压似乎有些古怪……

赵离收回视线,面色不变,却在心中暗叹口气,发现自己先前的那个猜测可能是真的……将这个念头压住,继续对付眼前的问题,他的肉身没有齐天那么强横坚硬,但是八九玄功的力量水准,也足以能轻易对抗这个深度的星海压力,足以无视那些混乱的星力。

但是他还是主动地施了一个简单的避水法决,逼迫开那些水流。

前面龙族支脉的强者看了一眼赵离,眼底浮现些许的愕然,似乎未曾想到这一边龙族的贵客还需要靠着避水法决对抗这简单的水压和星力,眼底不免就浮现出了一丝丝的轻视,赵离也不以为然,只微笑颔首。

心里面打定主意等一会儿尽可能不去探测这一边儿龙族支脉的隐秘。

只当做来此观光一遍,省得引爆那些潜藏的危险。

当即也就只放下心来,左右看着这边的风景,越看越是惊异,这恐怕是太古之前的遗迹,处处都展现出那个时代特有的苍茫浩大,赵离心中忍不住猜测,难道说是这一脉的龙族支脉,在寻回来的时候,居然找到了龙族在太古时候的聚集之所么?倒是玄奇。

这一路前行下来,好不容易抵达了这一座古代宫殿的所在,宫殿之外还有着阵法在运转,足以抵抗住周围永不停歇的庞大星力乱流,那为首的龙族支脉修士化作人形之躯,面容威严古拙,将阵法开启,然后邀请诸人入内。

赵离暗中提起戒备,神色却仍旧从容不迫,随吕惜月迈步上前走入其中。

置身于内,所见所感远远要比从高处远望时来得更为震撼,如同置身于真正苍古的时代,每一处都无比真实,而且有诸多的龙族痕迹,只是似乎经历了许多的岁月,上面有不少处都积压了经年的尘灰,生长出了墨色的海底灵草。

诸多高大的白色玉柱上,有着磨砺而出鳞片痕迹。

赵离伸手轻轻拂过,感觉其硬度,即便是自己,也需要爆发才可能摧毁,这也就代表着这样的痕迹经过了经年累月的时间,才有可能形成,心中若有所思,收回右手。

众人已一路行到最深处,却见到层层叠叠的元气凝聚化作帷帐,其内部有着冲天而起,仿佛能够一口气支撑天穹的巨柱,而巨柱之上,隐隐盘旋巨龙,浩瀚无边的威压在踏入此处的时候就已然铺天盖地地覆盖下来。

吕惜月等龙族面色骤变。

赵离则仿佛很有兴趣,抬手抓取了一丝威压,把玩在手中。

然后顺势收入袖口,扔入白色空间。

龙族支脉族长不曾察觉这细微动作,微微抬眸,道:

“我等穿行世界,之所以能够自远古幸存,便是因为得到了始祖的庇佑,所以我们传信给你们,希望你们也能够前来拜见始祖,只是才回到了九洲大世界,还没能来得及给你们传讯。”

他叹息一声,拂了下袖袍,叹息道:“前来拜见始祖吧。”

“来,上祭祀之酒。”

吕惜月等龙族弟子在踏入这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此刻更是神色动容,那种浩瀚无边的气息绝不可能有假的,当即毫不犹豫,接过了祭祀之酒,就要随着入内,就在这个时候,赵离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迈出一步,背对着吕惜月等人,抬手微压。

吕惜月微怔,动作不由地停止了下。

诸多龙族脑海中还残留当日群星万象的气魄,那一幕实在是让他们记忆深刻,此刻赵离抬手阻止,他们都下意识动作滞了一下,下意识想要看看赵离想要做什么。

这一幕有些刺目,其余龙族支脉的成员都下意识看向这个区区的人族,赵离笑容温和平缓,心中叹息一句东皇病其实有时候还蛮好用的,当然,要看场合,抬眸看着远处冲天而起,仿佛撑天玉柱一般的浩大场景,看着那盘旋在上的巨龙。

嗓音温和,随意笑道:

“无妨,只是在下心里有些问题想要问一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