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七十章 造化会元功(1/2)(五千字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章 造化会元功(1/2)(五千字求订阅)(1 / 2)

作者:阎ZK

这里的一切,都让众多修士茫然震动。

古代阵法,那种渗透沧桑意味的洞府,以及那悠远苍古的文字,浑身气势强盛的恐怖老者虚影,无不证明此地必然是源自于古老年间的所在,在此之前,一直都被阵法所遮掩,现在不知因什么原因,突然暴露于世。

尤其是那位老者。

身上所穿的衣服古旧破败,和现今之世截然不同。

其口中所说的话是古代文字,在前面的修士自然是底蕴不凡,能够勉强听得懂,其中传承断绝,惊天大战,无不指向于那带来远古传承断代的大兵灾,而如若木,以及人族要塞主将这样,半仙层次,见识广博。

听到神魔之后,更是想到了那一段被尘封的历史,头皮发麻。

两尊半仙几乎在同时,脑海中闪过各自念头。

神魔一战,这儿是真的……我在此百年,竟不知有这样的地方!

那些兵器里有我蜀山古剑制式,此处果然是我天庭洞府!

而其余修士,所有修士,在震动之后,心底都浮现另外一个清晰的念头——

远古洞府出世,毫无疑问,此处必然有大机缘!

只是他们目前能够发现的,便有阵法丹药,兵刃法宝,乃至于至少有万年年份的灵材,极为难得,但是在这众多的机缘当中,必然是以古代功法最为难得。

按照这老者所说的话,远古大兵灾之时,他曾抢救了一些典籍回来。

虽然他说那些典籍都被毁去,甚至为此心痛不已。

但是是否有所残留,也是未知之数,大断代之前有数十万的修行传承,体系完整,比起现在自断代之后发展了三万余年至四万年的修行体系,自然更为强大。

若能得到一部分,也是难得的好事。

自这个时候,他们都看到了墙壁上的文字。看到了那一首诗,以及最后一行,除去被抹去的半句,几乎是瞬间,那喊出声来的修士就后悔了,却已经太迟,所有人的视线都死死地凝聚在了那半句话,欲知造化会元功之上。

“造化会元功……”

不知道是谁低语了一句,嗓音低沉,然后几乎能感觉到,所有修士的眼底都浮现出火热之色——功法!而且是至少远古大断代之前的完整功法,造化,但凡能够冠以造化之名的,如果不是故意的,那皆是顶级功法。

此刻再想想,这残留下的古代强者残魂。

当时遭遇灾劫,想要在那一场大战之下保留功法,自然是挑选至强的。

所以,这造化会元功,大概率是在远古都声名赫赫的强大功法!

旋即他们又看到了墙壁上另外一句话。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

将一元分为十二会,每会该一万八百岁。

若木神色微变,心中自语:

“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一万八百岁是一会。”

“难道说这就是会元的意思?!”

那么,这造化会元功,是指的这一会元中,最为强大的功法?!

亦或者,开辟一会元强盛时代的功法?

这里有三种文字,大周古文,九黎古文,那么剩下的呢?

是更为古老的文字吗?

看到这些古代文字的人这个念头越发地真切起来,让所有人的目光变得灼热,那些素来理智和冷静的人在这种氛围之下,也难能正常思考,一道道视线以刮地三尺的程度在洞府中快速巡视,然后他们都看到了那一枚玉简。

古老,沧桑,上面的剑痕带着惨烈的味道。

潜藏着的锐气剑意,甚至于度过了数万年岁月仍旧如常。

无比清晰,仿佛方才出鞘斩落。

洞府中的范围一下变得凝重肃杀起来,若木视线平和,他乃是木修,但是其性子却绝不是什么温和老好人的模样,有肃杀之气升腾而起,身周萦绕碧霞千道,袖袍鼓荡,似有罡风四散流旋。

这里是为我古天庭遗迹。

不可落于他人之手!

旁边仍旧身披甲胄的巨城主将眼眸低垂,右手扶剑,仿佛有铮铮金铁之名,左右虚幻雾气浮现,如同勾勒一道联通另一方世界的大门,雾气之后,有层层的幻象浮现,兵戈齐鸣。

这里是人族边疆,而且,事关远古的传承,他不可能放手任由流传。

两尊半仙气势升腾,针锋相对,仿佛下一刻就要彼此厮杀,而其余修士扛不住这般气势,步步后退,却也不愿意就此离去,脑海中浮现诸般念头,想的是如何才能够有机会得到玉简中的功法。

哪怕只是浏览一下也可。

眼见便是一场大战爆发。

为大道,为传承。

赵离在白色空间俯瞰着这一幕,按了按眉心,神色却平缓,觉得果然会发展到这一幕,无论如何,他的目的是传法,而并不是搅出一场大战,甚至于,不管这玉简落到谁手中,都和他的目的背道而驰,唯独要广为人知才可以

远看这一处洞府遗迹已经吸引来大量修士聚集。

不只是闯入洞府的,还有些只在外面旁观,远远看着,有些海底凶兽化形则是站在水中,只露出了小半个身躯在海面上,也都看着这一座洞府,他们自知本身,根本没有打算去掺和这事情。

但是也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也就看个热闹。

聚集在此地修士已经数千。

赵离微微颔首,估计了一下,也应该差不多了,然后将自己离开之前,最后留下的布置引动,在洞府当中,若木和巨塞主将彼此对视,几乎就要动手,正在此刻,那老者突然又有异变。

老人身上再度浮现出苍古悠远的意味。

因为担心交战波动会毁灭这一道画面,若木和半仙都不得不强行收手,将自身的气势和威能收回去,而同样的,这样的变化让这些修士的战意,贪念都被压下来,他们下意识看向那源自于远古之前的虚影。

却见那老者并未如同方才那样悲怆,或哭或笑,僵硬了下,然后缓缓地往前走,他的衣摆藏着一枚珠子,放出微微流光,营造幻象。

细微的法术波动,被老者身上那古老到无法忽视的气息彻底压制覆盖。

所以无人察觉到这细微之处,甚至于,因为那时光的痕迹太过于强大,那执念浓重,连赵离制造出的幻象,都带上了极为古旧的味道,仿佛昨日时光再现,众多修士看到那老者行走的时候,容貌仿佛变化了下。

而后,他的脚下出现了方形的白玉砖石。

几乎是哗啦一下,这白玉砖石就瞬间铺展开来,然后一座座古朴的楼阁殿宇拔地而起,几乎瞬间,就已经超过了洞府本应该容纳的范围,众人瞬间认出来,这必然是类似于这老者一般的虚幻存在。

又看到这砖石,楼阁,都具备苍古之味,脑海中都浮现出相同的判断,这里乃是和这老者同处于一个时代的存在,心下震动,左右看处,只见到烟霞散彩,日月摇光,隐隐听到鸟鸣声音,抬头,看到这过去存留的画面当中,仙鹤隐隐飞过,长唳冲天,又能够看到凤凰振翅,翎羽散出霞光,灵韵活泼,绝无虚假。

“这是……仙人洞府?!”

“你们看,他,他的脸变了!!”

有人发出一声惊呼,这个时候,众人下意识看去,看到原本老迈不堪的虚影一步步往前,居然渐渐变得年轻,成为了一个垂髫的道童,行走于洞府之中,然后缓缓自语:

“骛髻双丝绾,宽袍两袖风。貌和身自别,心与相俱空。”

“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一尘全不染,甲子任翻腾。”

言语也变得清澈,语调古朴,然后缓缓迈步往前,自有一派出尘潇洒处,而起口中,物外长年客,山中永寿童一句,也让众人神色微微变了,从这画面,他们自然而且合乎逻辑地推测出,这恐怕正是这老迈仙人年少时的经历。

唯独执念足够深重,方才能够跨越万古留下来。

所以眼前这一幕,必然是他记忆中,足以和远古大断代之战相提并论的重要地方……

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安静看着这一幅画面。

画面往前推移,层层楼阁亭台起伏,玄猿白鹿,金狮玉象,都时有出现,隐没,看到了最里面,是一座碧色瑶台,在那瑶台之上,端坐着一位老人,须发皆白,一派苍古意蕴,却又看不清楚面容,如同被一团白雾所笼罩,在下面站立三十余人,皆隐隐有仙人气度风资。

弟子都是仙人?!

众人心中骇然。

群仙之前,有一人独自出列,众人只看到背影。

台上老者开口,嗓音平和,用的虽然是古代语言,但是传出的时候,又会化作他们能听到的话,仿佛天地共鸣,转化为他们能理解的话,如有人在一旁解释似的,手段着实厉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