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是真,是假(六千字二合一)感谢大佬秋哥的盟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是真,是假(六千字二合一)感谢大佬秋哥的盟主(1 / 2)

作者:阎ZK

战斗以摧枯拉朽般的方式赢得了胜利。

神魔被斩落头颅,取出了一枚晶体,团长劈了老半天没能够劈碎,随手先收了起来,然后一下从高处跳下来,大声喊着,让银枪决云兵团的同袍们收拾这儿的战利品。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了。

凭什么就只能他们抢咱的,咱不能抢他的?

砍了他脑袋,把东西都抢走,大胜之后,理应要举办酒宴,欢庆胜利。

齐良畴也跟着一同去搜集了还能够用的战利品,说是战利品,其实没有太好的东西,和过去衡阳度时候都不能够比拟,但是众人心情却都很好,在城池里点燃了篝火,炙肉,取出了幸存的劣酒,大笑着饮酒。

团长抱着一坛子就跑,结果给十几个扑上去暗倒,骂骂咧咧地抢着一摊子有些浑浊的酒,雪灵儿跑过来和齐良畴炫耀战绩,结果反倒是给打击了下,重重跺了跺脚,气呼呼地走了。

齐良畴嘴角微微挑起,提着一壶酒,靠着旁边的横木,看着星光漫天。

远远的,老曹不喜欢喝酒,周围围绕了许多的孩子,身边儿好几个,肩膀上还趴着两个更小些的,一个小丫头好奇地拨弄着老曹的头发丝儿,还拽了拽老曹的胡子,他看到曹星河脸颊子都抖了抖,却也不生气,仍旧笑呵呵的。

明明只是喝到嘴里甚至于有点沙子味道的劣酒,但是齐良畴却有些微醉。

他心里突兀生出一个念头来。

等到到了那城池,保护好传承以后。

如果不能回去的话,就留在这个时代,加入兵团也很好啊。

正想着,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吗?”齐良畴抬起头来,看到修长如白杨的女子,是先前给他疗伤的方霜,之后也一直负责他们的伤势问题,而她在战场上,同样是极为可靠的战友同袍,枪法惊绝。

此刻方霜喝了点酒,白皙娴静的面容上透着一丝红晕,一双眼睛明亮。笑吟吟道:“一个人在这里呆着的话,多无聊,来,大家要跳舞,你也过来吧……”

齐良畴听到跳舞,下意识要推辞,方霜伸手一下抓住他的手臂,笑道:“是九黎那边朋友传来的舞,人越多就越有趣,来吧!”

齐良畴没能挣脱开,被拉着走过去。

豪勇的团长赢得了酒,得意洋洋站在最中央,他们拆下了曾经官员的府邸,堆积了一个大大的篝火,有人介绍该怎样去跳,齐良畴说自己从不会这些东西,那边方霜挽住他的手臂,道:“很简单的,来,我教你!”

围绕着篝火,所有人手臂和手臂挽着,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圈。

确实是很简单的动作,就结合着拍子,以圆形往左边三步,然后所有人踢出右脚,再往右边三步,同样踢出左脚,喊着古朴的号子,速度要越来越快,齐良畴被拉着而加入进来。

在残酷战场上,至少有这样让人安心的地方。

齐良畴一开始也不习惯,后面反倒是不自觉地投入进来,笑声像是火焰,会传染开来,他看到旁边方霜,女子白皙的面容泛着红晕,带着笑,眼眸黑亮,不像是治疗时候那样沉静,也不像是那纵横沙场的身姿,像是个……

齐良畴思绪顿了顿。

像是个正当最好年纪的少女啊……

她本就是这样才对。

那边响起吵闹的声音,齐良畴抬起头,看到本来没在的柏玉轩,给胡武,还有另一名银枪决云的修士一起架起来,柏玉轩看上去像是个温温柔柔的少年,身子不高,而胡武,那可是天乾两千人里,身材最为魁梧雄壮的。

当下那笑面虎给两条彪形大汉吊在空中,双脚悬地,左三步,右三步。

胡武和旁边那修士笑得嘴巴咧到耳朵根。

这下连柏玉轩都没有办法维持往日的表情。

这白面少年低下头,看着自己双脚晃晃悠悠,咬牙切齿。

“好,很好……”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胡武和另外那修士对视一眼,看出对方眼底里的呆滞,沉思一秒,两人达成共识——管他之后怎么死,现在先爽了在说,当下根本无视了柏玉轩的威胁,反倒是跳的更快了些。

“你们……完了!”

柏玉轩面红耳赤。

却也没有用法力挣脱开,搅了大家的性子。

最后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大家都一不小心,没能维持住,齐齐地摔倒在地,戚安歌在他身旁,再度询问他,可愿意加入银枪决云?齐良畴满足地看着天上的星辰,眯着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出那个回答了没有。

等到保护好典籍,回来之后,就加入,自此生死与共。

天乾的修士们融入了银枪决云兵团。

在这半年多里,他们已经转移了很长的地方,前往各处,一同训练,一同厮杀,一同地战斗,按照预定好的路线,即将要抵达了这个时代,东澜景洲最大的城池之一。

这也是齐良畴他们的目的地。

去哪里抢救下典籍,拯救传承大断代的悲剧。

若是能够改变的话,或许未来局势将会截然不同。

但是阻碍终于还是出现了。

正面击杀了一名神魔,这对于此刻被打得措手不及的人族来说,是一记强心剂,但是对于神魔来说,这是无与伦比的奇耻大辱,对方几乎调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来围杀他们,他们的行动轨迹和路线,终究还是被察觉到了。

此刻只要在往前三日时间,就能够抵达了附近最大的城池。

但是他们已经被神魔和万神殿咬住了后方,甚至于对方已经威胁到了后方一个人族小城,里面有超过二十万人口,绝不可忽略,戚安歌,甚至于齐良畴在内的所有人都绞尽了脑汁。

最后摆在他们面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暂且分开,一小部分人凭借着附近先前布置下的后手和禁制,暗中隐藏。

其余大部队作为诱饵急行军。

在对方通过的时候,潜藏起来的修士暴起,对对方核心区域予以重创,依靠占据的地势,托住对方,而大部队趁势反攻,另外再派遣一部分,前往那座大城当中,带来援军,这是极为冒险的战法,却也是唯一可行的方式。

在这个情况下,如果只时单纯地逃跑,最后必然是覆亡的下场。

反倒是这种冒险的手段,有更大的可行性。

无论是一开始作为诱饵的大部队,还是埋伏起来的伏兵,都将冒足够大的危险,大部队必须引诱对方,成功将神魔和万神殿引到预定的区域范围,在这一个时间里,将会直面对方的大兵力,压力巨大。

之后更要回身反攻。

而潜藏的伏兵,虽然有先前准备好的禁制区域作为优势,有那个被波及的人族城池互为犄角。但是能否支撑到援兵抵达,也是比较大的考验。

齐良畴思考着计划,仍旧觉得有些不安稳,仿佛遗漏了什么,戚安歌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么了?在想之后的行动吗?”

齐良畴抬眸,点了点头。

戚安歌笑了笑,道:“放心,这等事情,我等已经做了很多次,我们的同族还在那里,不能够抛下他们逃走,倒是你们,负责前期的诱敌,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齐良畴沉吟了下,提出要参与到潜伏的那一部分人里面。

戚安歌摇了摇头,笑道:“这一次隐藏的地方,是我们之前布置下,用来储藏备用灵材的区域,你不熟悉,没有办法利用好,为了最大化地把禁制的效果发挥出来,只能是我们当初设下禁制的人去。”

“再说,那地方也不大,放不下太多人。”

齐良畴还要开口,戚安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不是还有自己的目标么?”

“想要去保护好传承典籍,这很好,若是能为后人多保留一些传承,那可是大好的机会,趁这机会,作为求援之人,去和那边的城主打好关系吧。”

齐良畴慢慢点了点头。

戚安歌笑了笑,沉吟了下,道:“还有一个问题,我还想要问你一次。”

“良畴,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齐良畴看着戚安歌,戚安歌看上去年纪并不很大,有很成熟的男子气概,一双浅琥珀色的瞳孔,此刻里面却有些许期望和一丝紧张,齐良畴笑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不再需要迟疑,他正要回答的时候,戚安歌却摇了摇头,自嘲笑道:

“不对,不对了,临战之前说这个,不就相当于是我在借着这大势逼迫你吗?那成了什么样子?”

“我就先不问你答案了。”

“但是我希望能够在之后得到你的回应,至少,在这时间里认真考虑一下吧,等到你保护好你想要保护的那些典籍之后,再告诉我你的选择。”

齐良畴声音顿了顿,点了点头。

他的这个决定毕竟还没有和苏仪儿他们说过,若是可以的话,他也想要问一问,大家有多少人是想要去保护典籍,寻求回到未来的方法,又有多少人是愿意投身于银枪决云的,若是之后更多人愿意一起的话,或许,那个时候再给出答复才是最好的时机。

戚安歌似乎看出了什么,微微笑道:

“我等你的回答,希望到时候,可以真正称呼你为同袍。”

齐良畴郑重点头回应。

…………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之后的决定就极为地迅速了,分出了作为诱饵的大部队和小型伏兵,他们已经和那一座人族的小城做好了联系,随时准备互为犄角,将万神殿大军分散切割。

齐良畴则率领五十人精锐,作为求援之人,奔在最前。

团长和大部分成员作为诱饵。

戚安歌作为副将作伏兵,因为其目的是借助先前设下的驻地,以及禁制的效果,对于敌人进行分散切割,然后配合另一边的人族城池,所以人数不能够太多,太多则无法遮掩气息,容易被发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