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七十六章 发誓的赵离——我真的很诚恳(1/2)

第七十六章 发誓的赵离——我真的很诚恳(1/2)(1 / 2)

作者:阎ZK

赵离手中那勉强算是兵器的东西死死抵着青年的咽喉。

只要手指用力,锋利的断骨豁口就会直接地刺穿目标的气管,割破脖子上的大动脉,而赵离的右脚会在瞬间爆发全力,将青年中丹田直接踏碎,用最粗暴的手段废去他的修为。

这是人间司应对炼气士最直接的手段。

青年似乎养尊处优,往日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对待,四肢剧痛不止,鼻血横流,满脸痛苦之色,赵离稍微加大脚上的力气,踩得青年咳嗽起来,面色渐渐泛起铁青,赵离才稍微放缓了力气,声音低沉冷峻,道:

“……你来自哪里?”

“我觉得,一般人不会太关注我经历的那两个案子才对。”

这青年刚刚说赵离能够猜得到他的身份。

赵离心里确实有推测。

对方是因为他执行的两个人间司事件而注意到他。

那两个事情其实隔了几个月,一个是元朔城中的失踪死亡案件,一个是四方世家的私下委托,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真要说起来,只有一个联系点,那就是都涉及到了远古神魔。

一个是死亡的权柄,那事件的元凶假死之后,被赵离杀死在义庄,剥夺了眉心的气息。

另一个则是封印住的龙鹿,被他化身白眉,亲自镇压,虽然有这个联系,但是这个共同点其实很隐秘。会把这两个事情连起来的人,显然知道古代神魔之事,也大概率和古代神魔脱不了关系。

青年嘴唇死死闭住,闭着眼睛不开口,脸色有些惨白。

赵离双瞳幽深,稍微加大力气,踩在对方胸膛上,他一脚足以将蛮牛和狮虎的脊椎踏碎,力量恐怖,就算仍旧收着力,仍旧让青年脸上浮现明显的痛苦之色,赵离缓声道:

“差一点忘记,听说一些组织会在属下的命魂里下上咒术,一旦朝着外人吐露组织真相,就会主动发作,使受术者魂飞魄散……”

“你是不是也是如此?是的话,点头。”

青年面色稍微有了些血色,点了点头。

赵离嗓音淡漠,道:“那好,我便问你些其余事情,若是涉及到会让你咒术发作的,便可以不答,我自有其他的方法问你。”

青年咬着牙,道:

“……若是我回答了,你能放过我性命?”

“若是不能的话,你便直接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

说完闭上眼睛,赵离笑了一声,“哦?还会讨价还价?”

脚下力气再度增长,仿佛要直接将青年丹田胸骨都直接踏碎,骨头发出细碎的声音,青年面色煞白,气血翻滚,嘴角流出鲜血来,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被直接被那股庞大的力量生生踩死的时候,那股力量却陡然一收。

青年胸膛扩张,大口喘气,惨白的面色恢复了一丝血气。

赵离收了气力,点了点头,道:“……韧性不错。”

“可以,杀了你没有什么好处,若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放你一条性命也无不可,至多废去你的修为,到时候你一介废人,放了便也放了。”

青年喘息着,咬了咬牙,又壮着胆子道:

“你以命魂发誓。”

“否则我不信你。”

赵离双瞳幽深,深深看了青年一眼,缓缓点头,道:

“可以,我发誓。”

然后在那青年注视之下,单手掐出一个法决,平静道:

“我赵离以命魂起誓,必然放你一条性命,若是有违此誓,就让天机反噬,打碎我的命魂,让我此生的修为再没有半点进境。”

“这一誓言,以我佛门的孔雀大轮明王菩萨为见证。”

手中法印浮现,落在了赵离身上。

他看着那青年,面容冷峻,道:

“你既然知道那躲在义庄的人是被我佛门的人杀死,应当知道我佛门孔雀大轮明王的威名,以他的位格,足以完成誓言,可以了么?”

青年听到了孔雀大轮明王,稍微松了口气,归泉界之前在元朔城做事,被人间司察觉,连核心成员都被彻底击杀,之后有高手前来探查,从其残魂之中得到了佛门二字,取了命魂灰烬回到归泉界,请高手卜算,有一画面。

得到了确切的卜算,杀人者自称是佛门的孔雀大轮明王,孔宣。

孔宣能彻底抹杀归泉界这个势力的核心成员,可见其位格很高,就算是仙人也有可能,而以仙人之位格,已超脱凡人,与天机联系,有心血来潮,成为誓言的支撑是可以的。

如同是天平两端,以此法印撬动天机,一旦立下誓言的修行者违背自己的誓言,只要其实力在作为见证者的仙人之下,就会被天机命格反噬,遭遇死劫,真正地魂飞魄散,这一点和仙人本身意志无关。

通常是以天地大道来起誓,而以高位格的仙人来发誓也可以。

青年又听到了赵离所发的誓言相当地严酷,脸上紧绷住的神色这才稍微和缓些,点了点头,道:“……可以,你问吧。”

赵离手中的‘兵器’仍旧抵着他的咽喉,稍微往后一丝,让他能够更顺畅地开口说话,声音淡漠平静,第一个问题便让青年面色陡然巨变。

“你们和太古先天神魔有关是么?”

赵离平淡道:“不必说,只要摇头,或者点头就行。”

青年沉默了下,慢慢点头。

赵离又道:“你们势力很大,里面有已经复苏了的先天神魔在么?”

“是,或者不是。”

青年胆战心惊,再度慢慢点头,没有触发咒术。

这本来就不是他开口说出来的,并不满足咒术爆发的条件。

“有几个,以你所知的范围,有两个?”

摇头。

“三个?”

点头。

赵离笑了笑,又道:“你们的势力,占据九洲多大的势力范围,就以你自己所知,是三洲么?”青年摇了摇头,赵离又道:“那么是四洲?”

再度摇头。

直到赵离说到七洲,青年才面色苍白点头。

赵离沉吟:“七洲……那么你们在这七洲的势力不足以强大到和原本势力媲美,对么?”

点头。

赵离又道:“七洲的话,海外岚洲有么?”

摇头。

“北域荒洲?”

慢慢摇头。

赵离又笑道:“那么,七洲原本的势力当中,存在有打入内部的人员么?”

青年面色煞白,身躯有些颤抖,摇了摇头,声音沙哑,道:

“不……我不知道。”

才说完,便心生后悔,自己应该要故意说出几个德高望重的名字,让他们彼此怀疑才行。正后悔着,看到赵离神色冷峻,皱眉道:

“真的?”

青年还没有开口,就看到赵离一只手握着白骨,抵着自己的咽喉,另一只手抓出了几枚算筹,扔在空中,算筹盘旋飞舞,显然是天机卦术的路数,算筹落在赵离手中,他看了一眼,微微颔首,言简意赅道:

“你没有说假话,很好。”

又平淡将天机算筹收回袖口,似乎随意道:“我不相信你,所以你每回答一句,我都会算一算,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太大因果的算不出,算算你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很谨慎,没有说谎。”

青年鬓角冷汗,有些恐惧。

心里不由想到若是自己刚刚说了谎话,会有何等的下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返回顶部